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我的双子老公来自乙女游戏(大西洋修罗场)


(架空 经典玛丽苏被抢婚桥段)
一位完美的英国绅士不该成为家里蹲的废柴

这是亚瑟一直坚信的事实,却也是与他现在的生活背道而驰。

“早上了吗…今天还是叫外卖吧…”
亚瑟在昏暗的环境下四处摸索,借着电脑这唯一光源找到了手机。
“如果这样子被哥哥他们看到…我就完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亚瑟丝毫没有改变的打算
“唔…早上好,安东尼奥,佩德罗。”


原本只是误打误撞走进了游戏店,又在奇怪青年店长的忽悠下买了看似普通的游戏光盘…谁知道一切就像病毒一样蔓延开来,吞噬一切

“什么啊…这个?恋爱游戏?”
“欢迎使用血与金出品的恋爱游戏!接下来由我血与金介绍游戏方式!(•̀ω•́)✧”
亚瑟眼神如死水一般看着屏幕上跳动的颜文字。
“游戏有多条路线可供选择,选择对象均为男性!(*^ワ^*)”
“是吗是吗…这种事随便啦…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一看你就是喜欢男人的类型呢!(‵▽′)一下子就接受了!”
“你是录像啊!怎么可能通话!”
“你需要用鼠标与出场人物进行互动或者选择选项…”
“完全无视了我的问题…”
“本产品拥有语音功能和人脸识别功能!可以与人物对话或者表情互动!互动大多可以提高好感度,好感度到达一定程度你们便会成为恋人哟!(*╹▽╹*)”
“…退货的做法会不会有些不绅士?”
“本公司不接受退货哟! (^▽^) ”
“喂!等等!”


“早上好,亚瑟,有好好睡觉吗?”
“嗯。”
“黑眼圈?你没好好听话吗?我说过你再这我们就不理你了。”
“啧,佩德罗你的话太令人不爽了,就像小孩子一样。是吧,亚瑟?”
“要好好相处!”
屏幕上两个战火一触即发的男子瞬间安静下来。
“请问今天是?
去公园
去咖啡店
去电影院
去打工”
“去公园会遇到胡渣男,去电影院会花不必要的钱,打工会浪费精力,果然是去咖啡店吧。”

穿着侍者服装的男子拿着托盘笑看他
“哟,亚瑟,今天的眉毛也粗的很有精神啊。”
当看到那人的辫子和眼角的泪痣时,亚瑟有了一瞬间的恍惚和惊讶,但电脑里传来的若有若无笑声说明了事实。
“哈哈!真的上当了吗?”
安东尼奥笑着擦掉脸上的墨点,亚瑟一脸冷漠。
“我坚持留头发也是值了…喂!你做什么啊!”
“让你清醒一下。”
佩德罗手里攥着一卷报纸,如果他可爱的弟弟再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他不建议再让他头上多个包。

就是这样的日常,让亚瑟忘了真正的世界,深陷其中。
本来亚瑟为选安东尼奥还是佩德罗纠结过一段时间,结果意外发现这对兄弟居然可以绑定在一起。
佩德罗曾问过亚瑟为什么选他俩,亚瑟的回答很笼统,说是店长强力推荐的。
可能只有亚瑟自己知道,他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角落里默默关注、帮助自己的佩德罗,和如他理想一般晴朗的安东尼奥。

“亚瑟,你这里怎么这么乱?你引以为傲的绅士风度呢?”
“滚回去遛你的羊。”
“吼~你就是这么对待你温柔体贴的二哥吗?”
斯科特拽着亚瑟的衣领把他提起来,后者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啧,不跟你扯了。那个小丫头来找你了。”
“小丫头?”
“就是那个从小就喜欢你每天缠着你的大小姐。前几天她突然找上我家,还疯了一样问我你在哪。”
“她怎么会找到你家?”
“该死的,这点我也想知道。反正你也不喜欢她吧,那小丫头是个疯子,趁现在能跑快跑,八成现在爸妈也知道这事了,以小丫头片子的家境来看估计他们今晚就要来给你做思想工作了。”
“等等!我没听说啊!”
“结果都一样吧!反正都是逃。”
“…”
“好了,我帮你收拾东西吧。”
“…斯科特,如果我说这次我不逃了呢?”
世界安静了,斯科特盯着他,感觉他面前的根本就不是平时那个叛逆绅士弟弟。
“你确定?”
“嗯。”
“哼…你要想好了,这个决定是不能挽回的。”
“我想好了,如果我不和她结婚,爸妈就不会消停。这个走了还会有下一个。更何况逃避是永无止境的。我会和她结婚,但我不会爱她。她和我结婚也避免了我被那些事困扰。”
“你确定你的未来妻子不会介意他的先生每天对着恋爱游戏傻笑?”
“?!你怎么知道?”
“你页面没关…”



教堂的布局很传统,一边是大小姐的家属,一边是亚瑟的父母和三个因为对大小姐不满而结成临时统一战线的哥哥们,只要亚瑟有要逃婚的想法,他们直接动手打晕女方然后带着亚瑟跑,事后问起来就都说是亚瑟指使的。
虽然之前说的那么信誓旦旦,但亚瑟心里还是害怕的,以至于全程他都没睁眼,不管新娘怎么围着他转。
“喂!威廉!帕特里克!看那边!”
“喂!”
“…亚瑟·柯克兰先生,请问你愿意与你身边的人厮守终生吗?”
“我愿意。”连自己听起来没信心的语气。
“两位卡里埃多先生,请问你们愿与亚瑟·柯克兰先生成为夫妻,共度一生吗?”
“我愿意!”
亚瑟伴着周围的惊呼睁眼,面前的景象曾让他想象千遍也不敢相信。
两个身穿白色金边西装的男子看着他,张嘴呼唤着他。
“我们来了,亚瑟。”
“喂!你们在做什么!”
“哼?佩德罗,你认识这位小姐吗?”
“谁知道…”
“你们自说自话闯进我的婚礼是做什么?!”
“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金发牧师伸手拦下气急败坏的“新娘”
“你是…弗朗西斯?!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小东尼儿说想见你,于是我们就来咯。”
“特别是佩德罗君和安东尼奥君知道你要结婚的时候。”
亚瑟这才明白为什么没有家属扑上来,高大的俄罗斯人用低气压与黑色笑容镇住了想冲上去的人们。
“哈哈,多谢了呐,伊万。”
“谁让小耀掷骰子输给了你们呢。”
“你们!亚瑟是我的先生!”
“不,并不是。”
亚瑟轻描淡写说出了这句话,也不忘扯出她怀里的手臂。
“如你所见,刚刚我和他们宣誓了,所以…抱歉。”
“不不…我亲爱的亚蒂,这只是个仪式而已…我们可以重新来一次。”
“可我的感情不能重来一次,我爱的不是你。”
“那你为什么…答应?”
“小姐,我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你的执着是我们有目共睹的。如果不答应有的只是麻烦,请原谅。”
“那你现在不怕吗?!”
“怕啊,但我有了值得为之坚持的存在。”
“既然亚~蒂都这么说了,”
“那我们就不能辜负他了。”
“抱歉,小姐,这位亚蒂先生…”
“就由我们接手咯!”
“开什么玩笑!同性恋什么的…别恶心人了!”
“唔…我不能打女生啊。”
“我也是呐…”
“那我来好咯!”
棕发碧眼的女子一拳打飞了大小姐,旁边银发男子看得心有余悸。
“真是的,难得有这么精彩的剧情!居然有人想打扰?不可饶恕!”
“男人婆你冷静点。”
“嘁,我本来只是来看亚瑟最后一面的,现在发生这样的逆转我怎么能不激动。谁敢拦他们我就是我的敌人哦。”
“嗯…其实这事多多少少关系亚瑟的一辈子,我们问问在场的大家怎么样?”
“嗯,那么在场有人反对吗~(笑)”
两人恐吓的笑容配上两个战斗民族在摩拳擦掌,全场寂静无人敢言。
“来…人,抓…抓住他们。”
“哇!意志真是强大呢,我还以为只有基尔可以挨下我的直拳。”
“说来人,人在哪呢?”
“嘘!”
基尔伯特指着门口的方向。

“哟!小安东!还有小佩德罗!”
“老爷子!”
大小姐略带崩溃看着推门而入的大叔和十几个随行人员。
“门外的…保镖呢?”
“啊…原来那是保镖啊,我还以为是哪些不识趣的小混混呢。抱歉呐,小姐。”
“…你们不是从游戏里出来的吗?”
“这个…这个太复杂,待会再说吧…(冒汗)对吧,哥·哥。”
“呃…嗯。”
“哦,这就是你们说的女朋友啊,长得还不错,不过让我想起了某个人。”
“咳!”
“啊,不好意思啦,好久没看到这么可爱的孩子了,有点小激动。”
“这话我可以录下来给罗维诺他们听哦。”
“诶?!不要啊!”



“那个黑手党首领是你们养父?那游戏其实是远程的视频聊天?!”
“嗯…我们特别改变了画风,”
“所以…你们和我聊天时都是有意识的?”
“那当然,语言互动功能如果没意识我们怎么回答你?”
“那岂不是我的表情都被看光了?!”
“放心好了,因为…”
“那些表情被我们看光只是早晚的事。”



Game over☆
Love start☆









————————————————————
亚瑟:对了!你哪来的碟片?
店长:血与金相信命运与奇迹哦~

古花组短打(右英)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亚瑟生无可恋望着面前的厨具,耳边不断是弗朗西斯的调笑声。
喝醉的亚瑟三分钟之前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弗朗西斯料理比赛的要求,在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后,他瞬间清醒了…
“等等!就我们两个不是太无聊了吗?很容易就分胜负了。”
“说的也是呢,毕竟哥哥我的厨艺那么完美~(自行脑补kilakila的特效)”
“所以…”
“亚蒂,我来帮忙了。”
“佩…佩德罗…你怎么在这?”
“弗朗西斯叫我来的。”
亚瑟惊了,旁边弗朗西斯的亮晶晶特效仿佛不断扩大。
“呀,其实欧尼桑我已经想到了这一点,而且叫了佩迪来哦。”
“呵呵…”亚瑟生平第一次那么不想看见佩德罗,当然,除去和安东尼奥约会那次。
“然后我这边会有东尼儿帮忙。”
“哟,亚瑟…诶,哥·哥也在吗?”
“安东,我记得你说你今天要去看贝露金。”
“我做什么在哪里和你无关吧。”
“那当然,只要你不要靠近亚蒂就好~”
双子之间的火苗一触即发,弗朗西斯决定做些什么缓解情况。
“咳,这次比赛是有奖品的。”
“是什么?”
“秘~密~”
弗朗故作可爱地眨了下眼。

“完了呐…有佩德罗在赢的可能性就变高了…(弗朗西斯:你想多了,有你在。)这样我就欠了他人情,然后如果他想【哔~】我也就不好意思拒绝了…不行,得找个方法输掉。”
“亚蒂,把这个菜洗一下,没问题吧…”
“呐,佩德罗,我有话要说。”
“什么?”
“拜托你,让我一个人完成。”
“为什么?”
“因为我想靠我自己的力量…”

“嘿,弗朗,对面在干什么?”
“估计是那个粗眉有什么新想法了吧。”

“…所以,请让我独自完成!”
“亚蒂…嗯,我明白了。”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佩德罗·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梭罗释放必杀技【温柔微笑与摸头杀】
亚瑟·柯克兰血量-90%【重伤】

【结果:西法胜】
“好,到了期待的奖品时间了!”
“亚蒂不留下来吗?”
“反正奖品和我无关吧,那种东西对我来说无所谓。”
“哎呀,怎么能说和你没关系呢?”
“胡渣混蛋…”亚瑟心里想着难道弗朗西斯会把奖品分给自己…
“因为奖品就是你啊!”
“哈?!”
“奖品就是你陪我们一天!包括尊重你的佩迪。”
“WTF?!那如果我赢了呢?”
“那就是我们陪你一天。”

“套路…都是套路…【烟”




▁▂▃▄▅▆▇█▇▆▅▄▃▂▁▁▂▃▄▅
突如其来的脑洞产物,因为要被人拉去写霍格沃兹设定才快速写出来…
话说“古花组”这个组合名想了好久啊…东尼儿葡哥法叔亚瑟明明从小就在一起而且羁绊那么深,却死活想不出组合名…后来想四个人共同点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花。亚瑟的玫瑰国花,法叔的玫瑰胖次,亲分比石榴花还火烈的舞蹈,葡哥薰衣草一般的忧郁沉静。四个人在区欠已经是大叔级人物了,因为他们从小认识,所以用“古”字

【血与金诚品】人偶(大西洋修罗场 微亲子分)



精致的白瓷人偶静坐在工作台上,旁边的男人映着月光为他的礼服绣上最后一条花边。

“终于完成了呢!”

男人手指轻轻点了人偶的额头,那用绿宝石做的眼睛开始染上生机。
手指稍微抬起,脚也试着摆动,活过来的人偶有些意味不明地看着面前兴奋的男人。
“初次见面,亚瑟!”
“亚…瑟?”人偶歪头表示不解。
“你的名字哟。”
“你…的…名…字?”
“佩德罗,佩德罗·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梭罗。”
亚瑟愣愣看着月光下那个笑脸,他的思想中只蹦出一个词


“好傻”



“你当初还真是可爱呐,虽然现在也不差。”
“…怎么想都是你的错吧。”
亚瑟来到世界的第三年,成为佩德罗管家的第三年。

没有心的人偶渐渐成长,从开始的懵懵懂懂变成现在的独当一面。
但安东尼奥和佩德罗对此很不满,原因是一开始他们还能经常看到抱着枕头羞答答站在门口的亚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行为变得越来越少。

除了厨艺之外亚瑟就是完美的存在,至少兄弟俩是这么觉得的。而对于亚瑟来说,他一直觉得自己少了样东西,又多了样东西。

“告诉我,安东,你在想什么?”
佩德罗日常“关心”他“可爱”的孪生弟弟。近一个星期安东尼奥总会在亚瑟的房间外站个十几分钟。

“呐,我好像喜欢上亚瑟了。”

佩德罗静静看着他,谁也没说话,空气中只听得不知是谁的心跳声。

“那…查瑞拉怎么办?”

是呢,还有个可爱美丽的未婚妻。而且自己也从心里爱着她。

“啊啊…我讨厌麻烦事啊。”

接下来的几天一如从前,安东尼奥也没有任何反常,只是花了更多的时间陪着查瑞拉。

“喂,安东尼奥,自己的东西好好放起来!”
“诶?你不是管家吗?”

亚瑟塞过一堆羊皮纸之后就别着脸跑开了,留下待在原地一脸意味不明的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你在做什么?”
“啊啊,我亲爱的管家大人让我整理东西嘛。”

突然出现的查瑞拉接过那叠灰尘较多的脆纸,同时腾出一只手轻轻掸掉他肩头的灰。

“'Wow,刚刚那个小鬼吗?长得挺可爱的,但为什么看到我就跑了?”
“可能他没有接触过女性吧。”
“嘿,你是不是应该让他多交际一点,他总不可能永远困在这里。”
“放心,他是个小绅士,而且我认为哥哥可以照顾好他。”
“说真的,我不相信你哥哥。”
“我也不信。”

“亚瑟见过查瑞拉了吧,呵,你真应该看看他红爆的脸。”
“…”
“怎么了?”
“…哥哥,你能照顾好亚瑟的对吧?…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结婚了只有你一个人陪着他没关系吗?”
“嗯…这我可不敢保证。”
“你是他的创作者啊。”
“或许等你结婚之后你可以带走亚瑟。我觉得查瑞拉不会建议他的丈夫送她一个会动会说话的瓷娃娃。”
“那你怎么办?”
“…我从未得到过我想要的,再来一次也没差。”


“呐,查瑞拉,你陪亚瑟出去玩好不好?”

这是佩德罗和安东尼奥第一次对查瑞拉的共同请求。

“真是没办法呢!”

骄傲的呆毛摇晃着。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就陪陪他吧。”


亚瑟鞠躬行礼,较长的衣服没有暴露关节处的不寻常,只是看上去他太白了而已。

“呐,安东,如果有人要带走你最爱的人…你会怎么办?”
“嘿,放心,我不会带走亚瑟的,所以不要问我这种问题。”
“我…”
“我相信亚瑟很爱你。”
“好吧,这就是你的答案。”

安东尼奥收起手中的黄色羊皮纸,无视了伸手的佩德罗,他并没有还回去的打算。

“照顾好亚瑟,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要求。”

“抱歉,我不能。这件事由你起,也要由你终。”

“所以说我不相信他啊。”
安东尼奥抱紧怀中已经冰冷的尸体,米色的礼裙被血侵染,宛如凶手最爱的玫瑰花。

“亚瑟,住手!”
“请说出终止密码。”
“我说了让你住手!”
“请说出终止密码。”

暗无色彩的瞳孔在他要下手之际恢复正常,他恨佩德罗知道他无法真正对亚瑟下手。

“请说出终止口令。”
“够了啊…”
“请说出终止口令。”
“哥哥…我爱你。”






▁▂▃▄▅▆▇█▇▆▅▄▃▂▁▁▂▃


“小公主,这次满意了吧?没有'很久很久以前'什么的。”
“最后人偶怎么样了?”
“终止程序之后化作灰飘散了。”
“这真的是给小孩子看的童话故事吗?”
“是你上次说不要王子公主的俗套故事的。小奥莉薇娅你忘了吗?”
“唔…为了听弟弟的告白有点过了吧…”
“我挺喜欢这个故事哟,哥哥爱着弟弟呐。”
“最后安东尼奥怎么样了?”
“他啊,拥有了哥哥的人偶图纸,制造出很多个他爱人样子的人偶怀念她。只是…材料有点不同寻常哦。”
“那个图纸是哪来的?”
“谁知道呢?不过据说是一家特殊玩具店的产物,那家店的橱窗里一直放着一个很大的熊猫玩偶哦,我记得那家店的店长好像叫维克多吧。”
“梭罗老师真会瞎掰…”
“哥,走了。”
“安德烈哥哥!”
“诶…好羡慕烈,小奥莉薇娅从没主动抱过我。”
“…”
“好了,我和烈回去了,明天见小薇娅。”
“再见。”

“呐,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安东尼奥来这里只是时间问题。他现在可是在各个空间找查瑞拉。”
“人?”
“啊,就这么说吧,他靠人偶表演做伪装哦。”
“奥利弗。”
“之前要把奥利弗从其他空间带来还是有点麻烦。所以我已经用了更直截了当的方法。”
“?”
“这个下次再说吧。奥利弗说要给我们讲个关于捉迷藏的故事。”

短打(大西洋修罗场组)


被选为神之使者的亚瑟穿着庄重的白色长袍踏在红钳金边的地毯上。
与神圣不符的是身为特殊期omega的事实。
在这一个几乎没有alpha的国度中,omega也与普通人无异。
不过,或许这就是他被选为神使的原因。万中无一的完美。
脚步声回荡在整个教堂,他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什么,但世界只给了他走下去一个选择,即使是死亡,他也必须面对。
红毯尽头的两边排着快要被黑暗吞没的洁白蜡烛,两个黑衣男子正将它们尽数点上。
绝无二般的容貌,如出一辙的动作。就连摇曳的烛火都像映在镜中一般。
亚瑟悄悄伸出手确认有没有自己想的那样东西,沉静不失温柔的声音否定了他的想法。
“这里并没有镜子哟。”
男子在亚瑟发愣的眼神中款款走到他面前,脸上带着猜不透的微笑,“镜中人”紧随其后,笑容带有的感情不只是单纯的示好。
“请问你们是谁?”
“我们是这座教堂的神父。亚瑟·柯克兰阁下。”
亚瑟听闻会有神父来引导他,但没想到城里最有威望的神父是一对年轻的孪生兄弟。
“…名字?”
“唔…我们一般不会告诉别人名字,不过依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样也会少了很多乐趣…”
“我是佩德罗·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梭罗,这是我弟弟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很好闻的气味呐,omega的味道。”
战栗的感觉传遍全身,想要逃走的预感不断叫嚣着。
“alpha?”
佩德罗埋怨似得看着安东尼奥,后者毫不介意地坏笑了一下。
“我想我应该走了。”
“不,我认为我亲爱的弟弟不会这么轻易让你离开这。”
“哥哥,不要说的好像你不想最先标记这孩子一样。”
“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过一会儿再讨论。”
“我是神的使者,这不就意味着我做的一切都有神在看着吗?”
亚瑟还想想办法离开这里,但知道他在想什么的两人简单封锁了他的所有退路。
“神说要有光。”
垂暮的天色警示着亚瑟他们是什么意思。
“光即为明,那么如果我们在黑夜做出违背神之意志的事会怎么样呢?”
“我们拭目以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