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无数个第一次(布拉金斯基X中)

与瓦连京的第一次相遇,那天自己瞒着上司悄悄出游。在不见生气的白雪平原上,小小的身躯蜷缩在雪中,自己鬼使神差抱住了他。

为什么,只有你,让我那么在意?


他第一次送给自己的东西,是稍显残败的向日葵,无数的细小伤口遍布身上,谁知道他花了多久,走了多少路才找到这为数不多的太阳之花呢。
“我可以叫你小耀吗?”


他第一次亲自己,是在一个暖洋洋的午后,亲手为他栽下了几株向日葵,他果然是个孩子,开心地围着我到处跑…最后,是蜻蜓点水的一吻,在脸上。


他第一次离开,是在向日葵停止追随太阳的日子,憎恨千年的战火随着幼小的身影消逝


你脖子上的耻辱痕迹,让我悔恨永远的无能为力







与斯捷潘的第一次相遇,是我对那个孩子只剩惋惜和可怜之时。
在从未见过的城堡前。
大雪纷飞
不苟言笑的威严,静立寒风的冷峻,与当初的孩子判若两人。
他远远看到了我,我想逃跑,可事实确是我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看着跑过来的他。
我害怕着,害怕他问我为什么当初不救他。
但他没有,他只是牵起我的手说了一句话“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美人啊,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

为什么,只有你,让我失去了作为古国对万物变化的释然?


他第一次主动见我,带着滴血的刀尖和屠杀人民的报告。
我沉默着,最后只剩自嘲的笑。
明明早该想到,却一直自欺欺人对他保留宽容。
那个孩子已经不在了

他夺走了我的一部分。


他第一次私人送我东西,是在平静的一天,不是向日葵,只是一些精致的工艺品,不带温度。
我也回赠了他一个花瓶,上面是为上司不解的金色图案。
最初的向日葵,也只能以这种方式保留。

“你毫无防备呢,我明明是你的敌人。”
“我的敌人不是你,我很清楚,我们都无法违背人的意愿。”


他第一次对我真正的笑是在一个充斥灯火人声和烟花的夜晚,那天是春节。
我坐在最高的古楼屋顶上感受一切,难得的和平盛世是最让人舒心的。
出乎意料,雪的气息围绕在背后。
被认真严肃的视线盯得脸红,没边地扯起各种各样的话题。
被夸了呢,真的很美什么的
“原来你也会笑啊,一直板着脸,一副生气的样子。”
“如果我答应你经常笑,我可以叫你小耀吗?”
“斯捷潘的话就可以。”

啊,对了,那也是他第一次吻我的日子
嘴上稍有温度的触感是一辈子也忘不了。

奇怪呐,我居然没有任何抗拒…


他第一次离开时只留下一句话
“我还需要变得更强。”
明明已经遍体鳞伤,却还是说着任性的话。
我不能做任何事,只能安静看着看一切。

我并不知道那是最后一次与他相见,就算知道,也只是痛苦代替不安而已。

你用作为沙/皇/俄/国所有的时间伤害我,却用作为斯捷潘的时间来爱我。







第一次见伊利亚,是在湖畔,我把他认成了斯捷潘。
“好久不见,你的表情居然变柔和了啊,怎么还戴着眼镜?”这样的话还没说出口,对方轻微的闪躲和礼貌的问候扩大了心中的不安。
“请问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他的名字是伊利亚,既不是瓦连京,也不是斯捷潘。

为什么,只有你,给我了爱的感受,最后却带着一切记忆离去?

他第一次主动见我是为了公事,红色的大旗印着锤与镰刀,他撑着脸闭目养神,这让我想起斯捷潘,那家伙总是一脸威严坐着……其实时至今日,我还是有着一丝幻想,想象坐在这的他说一句“小耀,我回来了。”
他笑得柔和,却更虚伪,背后的向日葵我不知该如何拿出手。


他第一次私人送我的东西不是工作的合同,也不是那些科学家和科学仪器,只是一条很长的围巾。
他说,这样冬将军就会保护我。
大概他只是把我当成共同奋战的战友了吧。
“我可以叫你小耀吗?”
“不可以。”
因为只有那孩子和斯捷潘可以啊。


他第一次发自真心的笑是在四合院的巷子里。
那时我们已经一起经历了很多,他依旧不依不饶叫着“小耀”,我不再说什么,谁让他是我的老大哥呢。
巷子里有个迷路的小孩,冲我们哭哭啼啼叫着要爹娘。
伊利亚哄着孩子,从口袋里拿出两块糖放在孩子手心,看着终于不哭的孩子,王耀不得不承认他很意外。
“脸脏了啊,我帮你擦擦。”
“唔!姐姐轻点!”
伊利亚是笑个不停,我可是逃跑的心都有了啊。
不过…从没见过伊利亚笑成这样子过。
没办法,小孩子终究太活泼,我差点牵不住他,明明以前带嘉龙和濠镜他们那么游刃有余,果然老了吗?
伊万扛起他,一米八三的个子可是让孩子吓了一跳,他从没在这个角度看过任何事物,兴奋和好奇胜过恐惧。
“呐呐,姐姐你好漂亮!”
“……”
“(憋笑)”
“呐呐,姐姐喜欢哥哥吗?”
“不能说讨厌啦。”
“……”
“是喜欢到结婚的喜欢吗?”
“才不是!”
“哈哈哈哈哈。”
“娘说了,喜欢到结婚才是最喜欢的表现!”
“你这么小,你娘怎么想的?”
“嘛,也有道理不是吗。”
最后我们在临街找到了他的父母,两人满脸泪痕,千恩万谢抱着孩子。
“姐姐!以后和我结婚吧!”
“嗯?!”
“不行哦,小弟弟。你刚刚只问了姐姐,还没问哥哥呢。哥哥可是喜欢姐姐到想结婚的程度哦。”
“诶,其实我更喜欢大哥哥啦,可惜大哥哥是男生。”

那是伊利亚笑得最灿烂的一次。


他第一次为我唱歌是在不冷的傍晚,红色染遍一切。
他在花海里弹奏着手风琴,那时的我并不知道,那首俄文歌,带有情歌的意味。


他第一次吻我是在红场上,那天我围着那条围巾,长度正好绕住我和他的脖子。
他说要带我看节日的烟火,我又想起和斯捷潘一起度过的那晚。
就连吻也一样,毫无征兆。

“是不是和那晚一样?你答应了做我的小耀。”


他第一次离开是我们决裂的那天,红场上的那句话已经成为我的心结,因为不管我怎么追问,他都会回避。
他在害怕什么?
我站在阿尔和上司的身边,什么也做不了,感觉又回到失去瓦连京的那一天。
他撇下一切离开,再次消失在我的视线。

再听到的,是他解体的消息。

明明有机会与他断绝关系,而我却每次都傻傻爱上他,在他离去之后感受痛苦。







与伊万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与伊利亚相见的那个河边。
有个北极熊般的熟悉身影在刨土,大概五分钟后他抱着一团布站起来。
我绝对不会认错,那是伊利亚送给我的围巾,伊利亚死后我就把围巾埋在了我们初见的地方。
“你好,小耀,我是伊万。”

第一次相遇,第一个吻,第一次发自真心的笑,第一次送给我东西,这些在这一次我都经历了一遍,唯独不会再有离开,他向我许诺着。
赌上自己与“哥哥们”对我的感情,和那条由瓦连京开头,伊利亚结尾的围巾。

“不管什么时候,你就如初见那天一般。”

“我爱你,我的小耀。”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