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逆风情歌(西法短打)

从大西洋来的海风拂过遍体鳞伤的棕发孩童,最终停驻在鸢尾公主的身后。
金色的幼小公主编织着不知名的花环,海风吹起的花瓣无声无息散落在身边
海风带上了战后的第一丝温暖,足以让他好奇的温暖。

“呐,你叫什么名字?”


今日琴声依旧,看似清闲的法国人坐在门前收起那箱年代久远却保存完美的手风琴。
即使是自欺欺人也好,弗朗西斯想象着那人和自己一起聆听曲子时的光景。
“Sequentia de amore annis……(延续千年的爱)Cum enim esset inventa……(何时被发现)”
轻叹着那已经被歌唱过上万遍的歌词,多么希望这海风可以将歌声带给他,就像最开始带给自己的那份依恋一般。

“Autem…(现在)”

熟悉的声音,带着花香的海风和记忆中如出一辙

昔日的幼童,今日的“青年”

从谱曲那一刻旋律便未曾改变的事实被打破了

烂漫笑容的伴侣将会永远伴于左右

逆风的情歌会持续下去

但不过也只是几厘米的距离而已










——————————————————————
“东尼儿你怎么来了?”

“你每天都问我喜不喜欢你啊,但到了午觉时间,每次醒来你都去工作了。见到你的时候我又忘了。”

“那你喜不喜欢我呢?”

“当然!”
——————————————————————




我活着从禁用手机军营回来了!我要告诉世界我血与金还活着!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