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血与金诚品】三个骗子一台戏(西英)


(依旧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自设葡哥异色伊佩斯 东尼儿第二个异色为安赫尔)
“如果你恨的人从一个变成三个,你会怎么做?”
“还能怎么样?一起杀了啊。”
“不是…我说你啊…”
弗朗西斯扶额,要不是为了某人问的奇怪问题他才不会待在这和亚瑟耗。明明只是出来买零食偶然遇到而已。
“话说佩德罗好慢呐,已经过了五分钟了。”
“诶?什么嘛,你和他…你在等佩德罗啊。”为了不让他否认,弗朗及时把约会两个字吞回去。
“对啊,要不然我才不想浪费时间在你身上。”
弗朗西斯纠结地看着亚瑟,然后慢慢把手机递给他。
“……?!”
“其实在坐下来和你聊天之前我一直在和东尼儿讲电话…然后一直没关。”
“亚瑟!抱歉我来晚了!诶?弗朗?”
“哟!哥·哥哟!”
亚瑟当机立断挂掉电话,后面的佩德罗笑地抽搐。
“刚刚是不是听到安东的声音了?”
“嗯。”
“麻烦了啊。”
“我记得东尼儿说今天要打扫房子,喂,你该不会…”
弗朗西斯和亚瑟也开始抽搐
“我和他说我是出门买食材的……”
“佩迪,你完了。”
“没关系啦,他说不过我的。”
“呐,刚刚那个声音你们有没有觉得哪里奇怪?”
“对啊,有种二重音的感觉。”
“嘛…应该是手机的问题吧。”
“有短信?”


因为收到安东尼奥和斯科特换了自家门锁的短信,佩德罗被勒令不许回家等原因,亚瑟目送佩德罗坐上去机场的出租车。
“哦,亚瑟,我忘了跟你说一件事。”
“什么?”
“上次你托我拿回去的那本薄薄的书我忘在家里了。”
“WTF?!”
佩德罗笑看他玩命跑走,他当然知道亚瑟在意什么。
“要好好感谢我哦,你们两个都是。”
佩德罗的照片原本夹在那本书里,但现在却在他手中。
“先生,你是要去哪旅游啊?”
“嗯…澳门。”



“啊!好烦躁!”
“烦躁就闭嘴!”
“安东尼奥!安迪他终于说了一句字比我多的话!”
安德烈放下手里的书并慢慢逼近安赫尔,如果不是安东尼奥拿着零食及时出现,他估计已经被按在地上打了。
“我不会对自己出手啦。”
“我会!”
“嘁~安迪你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吗?我好冷呐。”
“……”
虽然是夏天,但安德烈还是能感觉到他身上不可思议的寒冷。
“你……”
“哈哈!上当了吧!东尼儿的冰袋真好用!”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翻窗的亚瑟一脸懵逼看着白色的安东尼奥被黑色的拽着领子打,棕色的那个坐在一边悠闲看电视。
“哦,眉毛来了啊。”
“不…你这是怎么回事?”
“亚蒂!”
“这个…”
“我们是精灵们送给亚蒂你的愿望哦!”
“哈?”
另外三人意味不明看着安赫尔。
“亚蒂~你别说你没许过希望东尼儿对你态度好的愿望。”
“呃…我…”
“你的愿望实现了哦。我们就是你愿望的体现,你就当我们三个是一场梦,只要你想醒随时都可以醒,醒来后我们不会记得任何事情~亚·蒂~”
安赫尔慢慢把脸凑近脸红呆愣亚瑟,两把刀擦过他的脑袋。
安东尼奥和安德烈岂能看着另一个自己将轻而易举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呢?
不过他还是亲上了。
“▼口▼!”
“安赫尔~你在干什么呐?(黑脸笑)”
“哼哼~当然是做亚蒂想要的事情啊。”
挑衅的眼神让另外两人想把他就地正法。
“亚蒂,对着我们你想说什么都可以哦,只要是你的愿望,我们都可以实现。”
“真的吗?什么都可以?之后什么都不记得?”
“嗯!”
“你俩,转过去!把耳朵堵上。”
安东和安德烈乖乖照办。
“好了,那让我好好打一拳吧!”
“没问题!诶…”
偷听的安东尼奥憋笑,安德烈偷偷录像。
懵逼的内心:不对啊,我听说这里的亚蒂性格超可爱啊,傲娇来着…为什么会说这种话?安东尼奥你到底做了什么?!
亚瑟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挥拳猛冲向安赫尔。
“去死吧!禽兽男!!!!!!”
“咳!”
他吐出一口老血。
“你为什么不打…本尊?”
“因为感觉很奇怪嘛。”
“噗!噗哈哈哈!”
“我好像忘了什么…算了。”



亚瑟木讷坐在床上,努力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面前的房间陌生又熟悉,为什么有一个黑红面瘫版安东尼奥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看着自己。
“对了…小精灵。许愿…该死的他们还有不同的名字…”
“早安。”
“早安,安德烈是吗?”
安德烈没有说话,倒是把手放在亚瑟身下,造就安东尼奥一大清早看见自己喜欢的人被'自己'公主抱下楼的奇景。
“放开我啦!”
亚瑟用手顶着他的脸,拼命撑开两人的距离。
“哟,早!眉毛今天还是那样啊。”
“早安,早餐已经做好了,亚蒂你现在要吃吗?”
“嗯,话说你的性格是不是变了?”
意料之外的温文尔雅,气势明显多了一层风度。虽然昨天已经注意到安赫尔穿的衣服很像执事,但没想到真的是这样,尤其是他戴上那副黑框眼镜之后。
“不,他原本就是这样,只是他太喜欢欺负安迪了。他俩相处的时候安迪的话会变得特别多。”
“我喜欢安迪嘛!当然,我也喜欢亚蒂。”

安德烈靠在窗边,安赫尔刚放下手中的盘子,安东尼奥笑坐在当事人面前,那种只有在后宫游戏里才能看到的美男景象。

亚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那种你嘴上说讨厌,其实喜欢却又不敢告白的对象在你面前深情望着你吃早饭的心情。
“虽然该死的好吃…但怎么可能吃得下嘛?!(;༎ຶД༎ຶ)”
明明是期望中的和平,亚瑟才发现自己的心理素质不足以习惯这种梦一般的生活。
“我在想什么啊?这可是大家(精灵)的心意啊!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对安东尼奥做任何事的机会!一定要做些平时做不到的事情!”←内心
“西'班'牙!”
“嗯?”X3
“教我做饭!”
“好啊~”←安赫尔
“诶?!”←安德烈X安东尼奥
“原来亚蒂不会做饭啊,女仆长…不,我们那个世界的亚蒂可是料理一流!”
“小声一点啦,被亚瑟听到就穿帮啦。”
“女仆长……”

安赫尔插起一块疑似还在蠕动的暗黑物质“所以说这是什么?”
“你种下的孽果…”
安德烈通过安东尼奥的意识见识过亚瑟的制毒能力,本以为装装样子教他他本来就拿手的牛排和炸鱼薯条之类的就可以混过去了,谁知道安赫尔好死不死列出一大堆菜单让亚瑟挑选。
“解决!”
“我是执事,但不带黑字。”
“你们在说什么?”
“不,什么都没有。亚蒂,你今天很闲吗?”
安德烈用吐槽专用巴掌把安赫尔的头拍进那堆不明物体里“礼貌。”
“包(抱)切(歉)…”
安德烈指大门的位置“有人来了。”
“嘁,总之先支开亚瑟然后躲起来,我俩的存在不能被太多人知道。”
“(▼_▼)你去。”
“(・᷄ὢ・᷅)亚蒂~安迪的衣服破了,你能帮他补一下吗?”
“啊,可以啊。”
“衣服在楼上,快去吧!洗碗交给我们好了。”
“哦…别推我啦!”
亚瑟消失在视野的下一秒安德烈就会意地倒掉所有不明物质。
安东尼奥稍微向里面靠,他们知道这是让他俩看清那人的意思。
“少爷?!”
“他?”
那卷曲到有特色的呆毛和稚气未脱的脸是他俩看得最清楚的。
“所以你到底在忙什么啦!两天都没看到你人影,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罗维诺是在担心我吗?”
“不!只是看看你死了没。”
“啊啊,脸红了。这算什么?傲娇集中营吗?”
“我好奇哪家会请这么话多的管家。”
"我的话多只限于你,东尼和亚瑟,就像安迪你对着我的时候不再表现得和哑巴一样。"
“你想多了。”
根据经验罗维诺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要求进屋,为了自己不被亚瑟杀人灭口,安东尼奥不得不做到余下的百分之二十。
“呐,罗维诺,家里有客人,我需要照顾他们,不介意的话下星期再来吧,亲分我会做大餐补偿你哦!”
“客人?美女吗?”
罗维诺探头张望屋里,每看一秒安东尼奥都感觉自己将面对拿着手枪的亚瑟。
“不是啦!是两个男…”
“哇!两位美人!”
“诶?”
意料之外两位穿着礼裙的长发美人坐在沙发上,意大利男人的本气让罗维诺全然忘了质问他原因。
“这两位美女小姐,有没有兴趣和我共度午后时光?”
白发金瞳的人掩嘴笑了两声,然后用浑厚的男声爽朗来了句“不是小姐是先生哦!”
第一秒:愣
第二秒:愣
第三秒:愣
第四秒:诶?!
“呀~大哥哥我最喜欢像你这样可爱的孩子了!对吧?”
黑发的“女子”脸色发黑应了一句“嗯…”。
“我…我想起来还有事!先走了!”
安赫尔感觉用那个落荒而逃的背影可以给自己换来一个“最佳男演员”奖了。
“赫尔?”
“嗯~完美的变装是吧,东尼?还好我俩本来就是长发,可以稍微挡脸,但没想到那个卖窗帘教的做衣服方法真的派上用场了!”
“你们那为了推销还真是拼…”
“女装的好处是一了百了,而且效果立竿见影,不过真不愧是相反世界,这小子比我家少爷好骗多了。”
安德烈还是黑着脸,尤其是当他意识到会发生什么的时候。
“!脱!”
“讲真我有点喜欢这裙子,不脱行吗?”
“亚瑟!”
“哦对!亚蒂要下来了!”

“你们说要送我裙子?”
“嗯!相信我,奥莉薇娅会喜欢的!”
亚瑟略带疑虑盯着那两条长裙,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而且是前不久,就在这个宅子里……等等,怎么和窗帘那么像?
“奥莉薇娅是谁?”
“呃…一位很可爱的精灵小姐,相信过不久你们就可以见面。”
“嘿,安德烈你的衣服我补好了。不过那些是刀痕吗?”
“…(▼ω▼|||)”
“先别管这些了,亚蒂你还有什么愿望吗?”
“其实刚刚我一直在想,这梦该醒了。”
“为什么?”
“难道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你不满意?”
“不,并不是…只是这个梦真实地过分了。我确实一直想着安东尼奥对我好的样子,我怕我把这与现实混为一谈。”
“可你爱我们不是吗?”
“我对你们的态度是不是建立在爱之上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出发点是对儿时英雄和哥哥的憧憬。”
“……亚瑟”
安德烈拽住安赫尔的衣角向外扯,他不是笨蛋,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我一直想念从前的你啊…当时我们还是孩子,欧'洲只有我们和古国,我不知道我出生之前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直听着大人们说你和胡渣男形影不离。然后莫名其妙你就和我结婚了,你已经是少年模样,而我还是个孩子。对我来说你就像哥哥一样,我开始学着依靠你,现在想想那时候真的是最好的时光。”
“我以为你…”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伴随吼声的是两滴眼泪“那之后你就没在意过我…”
“我以为你喜欢的是我哥。”
“诶?”
“因为你一直和他一起出去玩啊,和他一起在树下睡午觉什么的。”
“因为你一直和胡渣男待在一起啊…(,,•́_•̀,,)小时候我的分辨能力也不怎么好…”
“所以你经常把佩德罗当成我?”
“可以…这么说吧…(๑ー̀_ー́๑)”
“很难得你会把所有事告诉我。”
“哼,反正你们是假的。”
“亚瑟,你身上有武器吗?比如枪和死扛什么的。”
“食物是没了,枪倒是有一把。”
“他俩之前还真是一直处在危险之中啊。”
“怎么了?”
“把枪给我,然后听我说,我们,是真的。”
“再说一遍?”
“我·们·是·真·的。安德烈也好,安赫尔也是,我们都是真的。”


听到枪声之后安德烈破窗而入,看见眼前景象之后是这个表情:“▼口▼”
安德烈死死看着安东尼奥,眼神对话是他作为异色的能力。
烈:怎么回事?!你不会先收武器吗?
东尼:收了啊!他瞒着我又藏了一把!赫尔呢?
烈:…出了点意外…和他聊天结果他开始哭了
东尼:哈?

“混蛋!”
“对不起啦!亚瑟!”
“我喜欢的才不是你!”
“诶?”
“把我的书拿来!就是佩德罗带回来的那本!”
“这本?”
那本薄薄的书安德烈一直贴身带着,当他一本正经从外套里面掏出来的时候亚瑟一脸“∑(言口言;)”
“呃…你读过了?!”
“只是帮忙收好。”
“翻开第一页,那有我喜欢那人的照片。”
“你确定?”
“嗯”
虽然是意外放进去的佩德罗照片,但没想到这种时候会派上用场。
“亚瑟…你想表达什么呢?”
看到里面安东尼奥的照片之后气氛凝固了。
“等等!难道是佩德罗换了?”
“所以……”
“他们是怎么回事?!”
“呃,你那本书里掉出来一面镜子。我照了之后安德烈来了,安德烈照了之后安赫尔来了。”
“早知道应该好好处理掉的!”
“这些东西你从哪来的?”
“呃…你还记得你仓库扫除之后扔一些东西吗?”
“原来被你捡走了。我就说镜子怎么那么眼熟,而且还有这种能力。那是古/埃/及阿姨生前送我的东西。”
“书呢?她的时代应该还没有书的存在吧。”
“关于这个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在仓库扫除的时候发现镜子和书放在一起。之后我又莫名其妙找不到了,虽然我没看过,但大致知道它介绍的是另一个世界…这是什么?”
书封内侧写着不少字,扯出来之后发现是一堆告白的话,最重要的是开头有安东尼奥四个字。
“这是亚瑟的笔记。绝对。▼△▼✦”
安德烈蜜汁自信中
“你为什么那么确定啊?∑言口言”


“这就是安迪和我翘班的原因~///言▽言///”
老爷子一脸阴沉看着奥利弗和安德烈,这俩臭小子一个月里翘了不下十次班,眼看搭档艾伦和伊佩斯快要忍无可忍,老爷子亲自上场逮住了奥利弗,只剩不知去向的安德烈。结果在月末的时候失踪人口安德烈终于再次出现在事务所。
“……▼_▼”
“///言ω言///”
“(ㅍ_ㅍ)……”
“……▼_▼”
“(ㅍ_ㅍ)……”
“……▼_▼?”
“问号你个鬼啦!”
“言▽言 哟~”
“闭嘴啦!你俩的意思就是你们跑到常色世界去恶作剧吗?”
“那才不是恶作剧啦,只是帮东尼儿和亚蒂。”
碍于安东尼奥某种意义上也算自己另一个世界的孩子,老爷子这次也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原谅他们。
“最后呢?”
“最后好好告白了哟!然后东尼儿拉着亚蒂……唔!”
安德烈扯过奥利弗捂上他的嘴。
“不用说了。”
“呃,我这边可以原谅你们,但伊佩斯和艾伦那边你们自己处理。”
“哼。”
“安迪你没什么好得意的,谁不知道你哥是弟控。”
“安迪!!!!”
安德烈下意识弯腰,胸口碰到刚刚扯腿上的奥利弗。
伊佩斯擦过安德烈的背然后扑到了地板上。
“哟,奥利弗。”
“艾伦~听我说!我和安迪写了一本关于异色世界的书哦!我还替亚蒂写了告白留言哦!”
“你又多事了啊…就因为这个拖了那么多工作吗?”
“看到相互喜欢的人在一起是很开心的哦。破坏他们,让他们落入人生谷底的感觉真是太好了(低音)”
“…你确定?”
“当然!我不会对亚蒂出手的。他有点太好琢磨了,没有玩具的意义。”
“说的也是呐。”

“呐!我说,下次大家一起去常色世界吧!他们好像已经安稳太久了呢。”




—————————————————————


白发的执事游走在玫瑰装饰的长廊中,心里臆想着如果自己与安德烈一起出现在这个世界会是怎样一副景象。
“谢谢呐。”
“安赫尔?你去哪了?”
“啊……抱歉,少爷。突然请假了两天。”
“抱歉不用对我说,柯克兰他比我更需要这句话。他在照顾他家少爷的同时做了你所有的工作。”
“…是嘛…”
“你眼睛湿了,不要哭啊。”
“少爷,我才没哭。”
“那现在流下来的是什么?汗吗?”
“看,少爷都承认了,这就是汗。”
“你…性格是不是变了?”
“没!完全没有!抱歉少爷,我得先告辞了!”
“嗯。”
“一直想着那个可爱的亚蒂,结果忘了自己有一个更可爱的,我真是笨蛋呐。”






—————————————————————
之前安德烈与安赫尔的对话

“呼呼,只留下他俩真的没关系吗?万一暴露了怎么办?”
“很辛苦吗?”
“怎么会?看到东尼儿…”
“我不是说他俩的事,我是说你。虽然现在已经感觉不到了,但一开始你都在装吧。”
“真是的,安迪你在说什么啊?”
“和东尼儿比起来你情绪的破绽太多,刚刚声音也逐渐变小,你真正的性格是怎么样的?”
“…想知道?”
“嗯。”
“其实我很寂寞啊,不管什么事都会往坏的地方想,我胆子也小,没有朋友,大家都说我无趣不好相处。我一直感觉很冷,好不容易来到了这个世界,见到了东尼儿,他真的和太阳一样。我决定至少在这个世界展现我憧憬的一面。”
“不要哭。你不是一个人。还有两个人和你一样一直这么想着。一个叫伊万,一个叫维克多。他们也是无比渴望被人理解,并不断努力着。最后他们遇到了值得为之而活的人。你有在意的人吗?”
“少爷们,老爷……”
“不是说那些因为工作义务而在意的人。”
“柯克兰和哥哥……”
“你也在意哥哥啊。”
“安迪也是?”
“我哥哥总是喜欢粘着我,我经常躲着他。”
“虽然这么说,但安迪很喜欢哥哥的对吧。”
“嗯,你呢?”
“哥哥总是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但我很喜欢哥哥啊,因为是他一直在照顾我和柯克兰。”
“为什么一直叫柯克兰?”
“那个啊…叫他名字他会脸红,所以一直叫姓。”
“他喜欢你啊。”
“我知道。但我不敢告白。”
“如果是现在的性格你敢吗?”
“嗯。”
“那么约定吧。约定了保持这个性格。如果你能做到,我和安东尼奥就是你永远的朋友。”
“我愿意。”

“枪声?!该走了,你先在这把眼泪擦一下。”
“嗯。”
“记住最后一点,不要把我对你说这么多的事情说出去。”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