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安德烈大人今天也很忙(西中心)

(葡哥异色自设伊佩斯)

“嗯…你果然发烧了。”
安东尼奥挣扎着起床,被佩德罗按回去之后手在离他十厘米处乱晃着。
“哥哥…”
“装可爱没用,这不适合你。”
“是我太纵容你了吗?居然想命令我?腰疼好了吗?”
“威逼也不行,习惯了。”
“可我们和贝露金他们约好了明天要野餐啊。”
“…你生病了,必须好好休息。”
“唔…这种时候才想起来照顾我…”
看着满脸失望软绵绵窝在床上的弟弟,佩德罗安慰似的揉他头发。
“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的手感呐~”
“说起小时候…弗朗呢?没看到有点不习惯…”
“弗朗…我不知道啊~”

被佩德罗关在门外的弗朗西斯哀嚎着

“哥哥代替我去吧…”
“不,我要在家照顾你。”
“找别人照顾我不行吗?”
“你的喜好只有我和弗朗最了解,弗朗明天也要去野餐,所以只有我能照顾你。”
“可霍兰德说如果我不去的行为让贝露金不开心的话他就再也不和我同屏出现了…”
“好了好了不用说了,我会让'你'去的。”
“诶?”
佩德罗从抽屉里拿出一面小小的镜子,背面是黑色的太阳与十字架。
“安东,笑~”
安东尼奥顺着他的意思尽可能笑得灿烂,灿烂之后就是尴尬。
“(▼///▼)”
“(•́.•̀)”
安德烈面对面压在安东尼奥身上,佩德罗迷之不爽。
“快起来。”
“你的错。”
“不把镜子正对安东的话你怎么可能出现得那么快?”
“什么事?”
“安东发烧了,但他明天约了别人野餐。所以…”
“让我照顾东尼!让我照顾东尼!让我照顾东尼!”←安德烈内心
“…”←安德烈表现
“你得替他去。”
“(╬▼_▼)…”
安德烈夺过佩德罗手里的镜子,将镜子面对自己时瞥到身后一脸央求的安东尼奥
“拜托了!”
“(▼///▼)…”←安德烈表现
“脸红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X∞”←内心


被佩德罗打包好的安德烈在踏出门的那一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
“Maldita sea!(该死)在那边的世界待太久都忘了这里的太阳这么狠…虽然有帽子和口罩…但还是感觉要着火了…”←内心
“▼_▼…”←表现
“安东尼奥哥哥…怎么感觉你在冒烟?”
“▼_▼…”
佩德罗之前说过遇到问题只要微笑就好,在安德烈脸部抽搐三分钟之后基尔伯特看不下去了
“我说安东…你眼睛是不是充血了…皮肤都白得可怕…如果不舒服的话我们其实可以改天的。”
“对啊,我们不会介意的。”
安德烈摆手,如果让大家扫兴可是对不起那么坚持的东尼啊。


人人都有过几乎过不去的一道坎,安德烈也是一样。
当他面对高温烤架时,整个人差点昏过去。
本来对放火特别熟练的安德烈根本不怕这个,但因为没怎么接触太阳和夏天而虚弱无比。
弗朗西斯早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弗朗索瓦看到火之后萎靡不振的样子他还记得(佩德罗:你确定他不是本来就那样吗?)
在妄图用身体接住倒下的安德烈之时,身为战士的当事人凭借完美自卫本能完成单手撑地的翻跃。
“诶…别这么冷淡嘛~”
安德烈回弗朗西斯一个眼刀,他第一次觉得弗朗索瓦是那么好对付。
“笑一个~”
“…(╬▼_▼)”
安德烈不爱笑,但一旦笑起来就是无人能及的恶劣。
他取下口罩的那一刻弗朗西斯明白自己以后不会太好过的。

最后还是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解决了烤架的麻烦(包括靠近食材的亚瑟),但贝露金把满满一盘烤肉放在他面前时,他意识到事情危险了。
“安东尼奥哥哥,吃东西的时候就把口罩摘下来吧。”
“不用管他。”
“哥哥你真是的!”
“霍兰德说的对啦!别管我啊!”←内心
“▼_▼|||…”←表现
如果口罩摘下来嘴角的伤疤就会被看到,自己不是安东尼奥的事情也会被霍兰德发现,然后被安东尼奥嫌弃…
做了那么久的变态(划掉)病娇(划掉)杀手,岂能死在这里…

“这就是你把奥利弗绑屋顶上求雨的理由?”
“没办法嘛,烈酱不许我伤害那些人呢。”
“不过这雨还真大呐,那个粉红眉毛居然真有用。”
“当然,抓那家伙的时候我差点另一只眼睛也留了疤。”

由于突下大雨,安德烈终于可以脱离苦海回家扑进安东尼奥的怀抱…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他希望一开门看到的是一脸呆萌的安东尼奥正在朝他张开双臂…可结果…
“烈酱~”
安德烈下腰躲开飞扑,在伊佩斯整个人要飞过去时及时抓住他的腿,然后…蓄力往地上甩。
“安德烈…”
“烈酱,东尼儿一直在担心你哦。”
伊佩斯趴在安东尼奥腿上如是说。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弟控狂魔·伊佩斯·名字太长无法显示】重伤

第二天罗维诺打开安东尼奥卧室门看到的是这样一副景象:四个长相一样发色不同的人横七竖八睡在床上
“诶?!”
被吵醒的伊佩斯抬头瞪着罗维诺,确定他不会再说话之后继续抱着安德烈的腰睡觉。

“谁来关心一下我?”
屋顶上的奥利弗计算着折磨卡里埃多家的成功率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