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血与金诚品】我与斯德哥尔摩 (西英)

对于一个刚从昏迷状态醒来的人来说冷水泼脸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被蒙住的眼睛和空气中弥漫的铁锈气味本该惹人烦躁,但在安东尼奥看来一切是那么有趣。
稍稍试着弯曲自己的手指,很好,他还有抬手的力气。
腹部被人踢中,疼痛之余干裂的嘴唇还是断断续续吐露出戏弄般的语调“怎么…好不容易才弄醒我…这么快又想让我昏过去吗?”
“哼,只是确认一下你是不是还活着而已。”即使眼睛被蒙着,安东尼奥也可以从声线判断出对方是个没自己大的青年。
“我很好奇活着的黑手党少爷可以换多少钱?”
“一文不值吧,我想。”
“那得看你家长会怎么说了。”
安东尼奥感觉自己的上衣口袋轻了不少,看来对方是拿了他的手机。
早已知道结果的他并没有太在意青年和自家那个“家长”的对话,但隐约还是听进去了几句。
“想要救这家伙的话…”
“不好意思完全不想。”电话那头是不可置否的果断“区区次子不需要浪费钱赎回来。”
听着旁边的咒骂,安东尼奥“噗嗤”笑出声来。预料之内头部被狠踢一脚。
“我就说吧,一文不值。”


“喂,佩德罗,不去救东尼儿真的好吗?”
“不,我认为把他丢在外面不管麻烦的不是我们。”
佩德罗诡异到极点的笑容昭示着绑匪接下来不会太好的命运。


痛感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对眼前这“未知”之人的好奇占据了大脑。
“嘿!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你不需要知道。”
“不要这么冷淡嘛,亚瑟·柯克兰这个名字不是挺好的吗?”
“你知道我的名字?!”
“如果被人跟踪那么多天都没发现的话,我哥要把我砍掉重练了。”
安东尼奥暗示着亚瑟他故意被抓的事实。话语之间所透出的调笑心态侵蚀着亚瑟的镇静。他摸不透眼前之人的城府,本能促使他尽可能保持距离,但该死的好奇心久之不去。

有句话叫好奇害不死猫

但那是对于更强一方而言的

可爱的人



“亚蒂,今天出去散步吗~”
“…”
亚瑟略带嫌弃阻止安东尼奥进一步的亲昵动作。
安东尼奥留在,不,准确来说应该是赖在亚瑟家的第七天。
第一天亚瑟领教了他的武力,明白自己还是走智力路线比较好。
但将家务一手包办的大少爷还帮自己照顾年幼弟弟这件事让亚瑟心软了下来。

“你什么时候走?”
“在哥哥付赎金之前啊。”
“诶?!”
“怎么了?不是你绑架的我吗?亚蒂~”








▁▂▃▄▅▆▇█▇▆▅▄▃▂▁▁▂▃▄▅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剑三中毒中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