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La muerte del rey(伊比利亚双子)

“请问卡里埃多先生在吗?”
“嗯,请问你找哪位卡里埃多?”

靴子踏在粘稠的污水上发出令人不悦的声音,微弱的烛焰抵抗着漫无边际的黑暗。监狱的气氛压抑着人的精神。
天花板上的水珠随时都有打灭蜡烛的可能,但佩德罗的恼怒不允许他在意那么多。他只想尽快到达目的地,穿过这吵杂不断的地狱。
火光所照亮之处有数不尽的双手祈求着他的可怜,但他未曾正眼看过那些丧家之犬,撕心裂肺的叫喊在他听来是那样的可悲。
驻足于铁门之前,略带急燥摸出一张发皱的羊皮纸。纯金的勋章和纸上的签名使懒散的守卫慌张行礼,然后伴着佩德罗的冷眼打开大门。
门的另一边是截然不同的寂静,因为这里的囚犯都清楚明白自己的处境。
如果不是身份的问题,佩德罗倒很愿意在这里度过闲暇时光。不止是因为这里的安静,更是因为这里有些不能忽略的“老朋友”。
“嗨,好久不见。”
摇曳的火光与黑暗交织,给银发染上了不言而喻的悲伤。
基尔伯特从床上蹿起,对上那双绿眸眼中尽是掩饰不住的喜悦。但视线落到那泪痣之时眼神瞬间暗了一度。
“怎么?在期待你家的美丽妻子吗?还是…我那愚钝的弟弟?”
“还真是稀奇,你家小公主居然放你来这种地方。”
“罗莎她已经嫁人咯。王国富商的儿子琼斯。”
“啧,看来我在这里的两个月发生了不少大事啊。”
“你不问问你妻子的情况?”
“我知道她一定很好。”
“我想当看到你首级被示众时她的脸色应该会不好吧。”
妻子的号哭基尔伯特是不指望,就怕她在她那匈牙利灵魂的影响下大闹刑场。
“…放心好了,只要那家伙在,我们就一定没事。”
“诶…这么多天都没安东的消息你不觉得奇怪吗?”
“你什么意思?”基尔伯特失笑,眼中多了威胁的意味。
“自己慢慢领悟吧。”
佩德罗没有再多说话,留下基尔伯特在牢房里歇斯底里叫喊。
他们的对话传遍附近所有地方,如预料的一样,佩德罗听到了从各个地方传来的细碎言语,其中大多都是对他话语的不信。
“很好,海盗们。”
他向着更深处的房间迈进,那是关押他们首领的地方。
站岗的守卫比之前一扇门的多很多,没办法,谁让这里住进了不得了的大人物。
那张羊皮纸再次为佩德罗提供了方便,这一切被基尔伯特尽收眼底,包括那张纸上的文字。
“混蛋!”
佩德罗看着那扇十英尺的铁门被打开,叹了一口气念叨着“还不够…”
旁边的守卫并没有太多在意他说的话,他们认为这些高官总会比常人自负,无时无刻都想找机会卖弄他们无用的知识。
“够厚了。”
“不,对于困住一头野兽远远不够。”
这是佩德罗没入黑暗之前的最后一句话,足以让基尔伯特平静下来的一句话。
“那家伙…不会吧…”

蜡烛熄灭在踏入门的那一刻,就好像在惧怕逃避着什么。
这里已经不是死寂可以形容了,不管是触觉视觉还是听觉都是那么的虚无缥缈。

可笑

大脑里出现莫名其妙的想法。但如果这不是自己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佩德罗凭着感觉在黑暗中拽住头发一般的异物,伸手抚上柔软的嘴唇

没错,在笑

对于这一举动,被囚禁之人放声大笑起来,夹杂着悲悯与嘲笑的笑声回荡在房间之中。
站在孪生哥哥的角度听来是无比刺耳,想要伸手拥住他,但胸前沉重的勋章警醒着自己的身份。
“装得很像,把灯点上。”
“你在说什么呢?绑在我身上的可是货真价实的铁链。”
佩德罗踢了一脚地上沉重的铁质物品,不出所料听到与地面的撞击声音。
“毁掉这种东西对你来说毫无难度可言吧。”
自讨没趣地笑了一下,起身甩掉身上所有的铁链。
火光瞬间亮起,映照两人如出一辙的容颜。虽然不想承认,但真的宛若镜子一般。
“把我的脸蒙上不让人看到是那个小公主的主意吧。不让你惹上麻烦。”
“不是小罗莎,是查瑞拉的主意。”
“呵,不愧是我的爱人。”
“没错啊,我聪明既美丽的未婚妻。”
安东尼奥脸色沉了下来,低吼出威胁的话语“未婚妻?”
“没错,未婚妻。”
“这不可能。”
“卡里埃多家的耻辱,世界最大海盗组织El sol首领,船长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被捕入狱,死刑将于三日后进行。检察官由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担任。行刑者,其抓捕人,兄长佩德罗·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梭罗。”
佩德罗顿了一下,然后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其与瓦尔加斯长女的婚约也由其兄长代替。”
“为了将我抹去,恢复家族名誉吧。”
“没错,航海世家卡里埃多的叛徒。千年来唯一一个海盗。”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为谁效忠,更谈不上叛徒二字。”
“还记得小时候你和我打的赌吗?赌谁会心甘情愿蒙上屈辱之名而死。这下,我赢了。”
安东尼奥看着他,脸上是不属于他的严肃。对视一阵之后换回了往日的游刃有余。
“说到底你应该怪老妈。为什么当初要把我一起生出来。搞得现在你这个哥哥这么难做。”
“是呢。明明大不了多少,一个称呼却已经决定了我要为你做的一切负责。”

赢了吗?


El sol首领,海盗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于正午被其兄长处决。首级归于卡里埃多家。

“永别了,我的爱人。”
“请不要担心,查瑞拉小姐,我将永远陪伴于你身边,以佩·德·罗的身份。”

次日,El sol海盗团行刑失败,刑场被劫,海盗尽数逃脱。

“所以我就说,有那家伙在我们就绝对不会有事啊…”

“哥哥,就必须为弟弟承担一切。”


“我”赢了,却又输了



“请问卡里埃多先生在吗?”
“嗯,我就是卡里埃多。”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