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关于歹徒的end法

地点:本田宅邸
事件:联五枢轴及伊比利亚在此留宿
刚抢劫银行的劫匪们欲在此躲避警察

位置:大厅
本田菊小心擦拭着手中的武士刀,虽然是起装饰品的作用,但也是真家伙。
“小子,把手举起来!”三个拿枪的人闯入了大门,其中一把枪正对他的后脑勺。
“请问有什么事吗?在下还有事情要做。如果不是客人的话就请回吧。”
本田菊清楚知道来者不善,手慢慢扶上刀柄。
“我们现在只是借你这躲躲那些该死的警察,但什么时候走就不一定了,如果把人杀光在这永远住下也是很方便呢。”
“这小子手里有刀!”
“怕什么,在这种普通人家顶多只是玩具而已。”
“哦,看来你们的架势不止三个人啊。已经分布到宅子的各个角落了吗?”
“哼,算你聪明。不过现在你就要后悔为什么身在这里了。”
“是吗,但在下认为是你们会后悔进入这个宅子的。”
“臭小子!”
菊闪身脱离枪的攻击范围,刀刃劈向那人的枪。在另外两人上膛之前解决了关于武器的问题。
他们看着地上几堆破铜烂铁傻了眼,菊认为需要让他们“睡一下”。
“放心,我用的只是刀背而已。”
三人都已经被打晕,本田菊把刀送回刀鞘,脸上难掩喜悦的神色“早就想这么说一次看看了!”

大厅:clear


位置:中庭
基尔伯特一拳揍懵了持枪的歹徒“你这混蛋吓到小意了知道吗?!”
意呆抱着路德眼角湿润地求安慰。
路德摸摸他的头安抚他坐到一边,自己慢慢逼近剩余的歹徒。
“打扰咯~☆”
一根水管擦过基尔伯特的脸,越过路德径直击中旁边的歹徒。
基尔伯特恼怒回头,凶手笑容满面趴在王耀肩头“怎么了?小/加/里/宁。”
“不要那么叫我!”
“真是长不大的小鬼呐。”
王耀推开伊万,以基尔伯特反应不过来的速度击昏余下歹徒。
“要这样才行啊。”
“是呢,真不愧是我的小耀。”
“走开啦。”
面对周围两对“狗男男”,基尔伯特选择死亡。

中庭:clear


位置:厨房
亚瑟踏进厨房的那一刻空气瞬间凝固了,弗朗西斯和站在角落偷吃的阿尔愣在原地。
“亚…亚瑟…你来干嘛?”
“佩德罗和番茄佬要喝酒,为了防止他俩杀人我准备做点醒酒的东西,顺便找阿尔。”
“那种事情哥哥我早想到了好吗?我可是特地做了东尼儿最爱的番茄汤。”
“呵,那种东西怎么会有效果。果然还是我的仰望星空派更好。”
“吃了你的菜不只是醒酒了,连命都没有了。”
“什么?!”
亚瑟扔出了一个司康,对抗多年的弗朗简单躲开了这个攻击,死扛直接砸到了推门而入的劫匪脸上。

厨房:clear
(阿尔:我的出场呢?!)


位置:走廊
“真是的,终于趁着上厕所跑出来了。”
罗维诺感觉到了背后突然多出的脚步声以及熟悉的枪械触感。
“把手举起来。”
罗维乖乖举手,转身看见一个蒙面大汉拿枪指着自己。
“劫匪吗?”
罗维在心里吐了口吐沫,直接一脚正中对方肚子,在对方瘫软的时候迅速夺过手枪抵在他头上。
“看不起黑手党吗?区区杂碎劫匪也敢拿枪指着我?”
“黑手…党?为什么会在这…”
“发生什么事了?!”闻声赶来的劫匪包围了罗维诺,一滴汗从额头上留下来。
“发生什么事是我们的台词吧。”
来人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浴衣清楚勾勒出完美的身材,小麦色的胸膛若隐若现。
“我和老哥才喝到兴头上呢,怎么这么吵?”
“罗维诺,到这里来。”
罗维诺颤了一下,乖乖推开劫匪走到佩德罗和安东尼奥身边。
“哇,菊还真是请了很多奇怪的朋友呢。”
“那是歹徒吧,白痴弟弟。”
“怎样都无所谓啦,不如我们来比赛吧?”
“比什么?”
罗维诺为歹徒默哀三秒。
“这里除我们之外正好八个人吧,一人四个,割腕,溺水,火烧,疼痛,看我们谁负责的人正好活到两个小时。”
“嗯,感觉不错诶。”
当安东尼奥和佩德罗的目光落在劫匪身上时,不知名的恐惧遍布开来。
“醉酒的卡里埃多不能惹。”罗维悄悄躲回房里听着屋外的惨叫。
据说后来弗朗西斯和亚瑟在一个小时后及时赶到救了奄奄一息的劫匪。

走廊:clear

劫匪人数:0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