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伊莎贝拉的朋友们(有点玛丽苏的感觉)

【波旁组】
花园中央,身着红色舞裙的人正踏着热情的节拍起舞,如同太阳一般感染着周围。
“Bonjour,美丽的小姐,与你邂逅相遇真是维纳斯送给我的最大礼物。不知我有没有荣幸再接受丘比特的祝福结识你?”
“呼呼,弗朗你在说什么呐?”女孩嘟嘴笑着,笑得格外可爱。
“诶诶?东尼儿?!”弗朗吓得向后缩了一步,但反应过来之后立马抱住面前的人。
“啊啊啊!怎么这么漂亮啊!”
“现在叫我伊莎贝拉吧。弗朗~”
弗朗将刚刚送给贝拉玫瑰花戴在了她头上。
“和我约会怎么样,亲爱的?”
“哈哈,可以啊。”

【好船组】
“转啊转啊,牵起手来,跳一曲回转地球圆舞曲…”贝拉愉悦地剪下一枝玫瑰,然后仔细地用刀去掉所有的刺。
“这位小姐,你的玫瑰就如同你一般美丽。”亚瑟被满园鲜艳的玫瑰所吸引,但更吸引他的是花海中绝无仅有的美人“当然,我并没有想搭讪什么的!绝对没有!”
“哈哈,我知道,而且…沾上你的血一定更美丽哦。”
熟悉的台词刺激着亚瑟的记忆。
“你怎么知道这句话?!”
“因为这句话就是我说的,亚瑟。”
“安东尼奥?”
“是的,不过现在是伊莎贝拉。”
“你现在的样子真是好笑。”
“你的意思是这些花就像我一样可笑咯?真是遗憾,我本来还想送你一束的呢。”
“你是…说真的?”
“你很期待?”
“当然没有!没有!”
“啧,拿去。”
贝拉递给他一束刚剪下的玫瑰花,晶莹剔透的露珠还挂在上面。亚瑟有些呆愣地接过花束。看着贝拉的背影,轻声问一句“一起吃饭吗?”
“可以哦,不过前提是不是你做。”

【亲子分】
“先生,想吃些什么?我请客。”服务员微微倾身,温柔笑着询问两位青年。
“哇!美人啊!ciao!ciao!”费里兴奋与贝拉打招呼,贝拉表示如果现在不用注意形象的话她一定直接飙鼻血。
“我们岂能让这样一位美女替我们买单呢?”
“没关系,这是亲分应该做的啊。”
“…安东尼奥!”罗维从椅子上摔下去,被满脸关切的伊莎贝拉扶起。
“哇!安东哥哥变成漂亮姐姐了!”
要是在平时,他一定会享受这一切,但,这是安东尼奥啊!
“你怎么会这样?!”
“wow,罗维你是这几天唯一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那你怎么在这?”
“这家是贝露金的餐厅,我只是过来帮忙的。有什么想吃的吗?”
“海鲜炒饭。”
“诶?这里没有怎么办呐…对了!去亲分家吃吧!”
伊莎贝拉将罗维打横抱起,向家里走去,贝露金在店里表示“贝拉姐姐,我这有海鲜炒饭啊。”

【伊比利亚双子】
“呀,东西掉了!”贝拉的纸袋破了,东西散了一地。
“Olá,小姐,需要帮忙吗…安东!?”
“尼桑!你是这两天第一个自己认出我的!”贝拉有点开心,因为这个哥哥还关心自己了解自己。
佩德罗捡东西的时候偶然瞟到了贝拉的胸和腰,然后…
“欧尼酱!没事吧!”贝拉慌张看着佩德罗飙鼻血。
“这还是我那个笨蛋孪生弟弟吗…Espera(等下),你叫我什么?”
“嗯?欧尼酱啊,怎么了?”
佩德罗再次飙鼻血。
“谁教你的?”
“弗朗哦,他说如果这么说的话你一定会开心。所以我就试试了,不过尼桑你好像不开心…”
“不用改口,就按弗朗说的那样吧。”
佩德罗内心:弗朗西斯终于干了一件好事。
“这么多东西你拿不下吧,我帮你拿回去吧。”
“嗯!欧尼酱最好了!”
“噗!”
佩德罗吐血。

【兔子组】(因为“西班牙/España”源于腓尼基语,意为“野兔”)
“今天有美女主动邀请我看电影,本大爷真是魅力难挡啊。”
弗朗在博客下面点了一个赞,然后笑着去做饭。

“谢啦,贝拉。陪我来看电影。”
“不,没什么。”贝拉笑着,祖母绿的眼睛闪烁如星辰般的光辉。
“话说我们待会看那部电影?”
贝拉得意地挥挥手中的电影票。
“死亡录像?恐怖片啊。我是不怕啦,贝拉你没事吗?”
“这可是我家的电影呐。”
“说的也是呢,嘛,如果害怕的话本大爷的手臂和肩膀随便使用哦。”
“哎呀,真是太好了。”

半个小时后…
“贝拉…我想吐怎么办…”
“坚持一下啦。”基尔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一脸淡定吃爆米花的伊莎贝拉。
“来,我的手臂借给你。”贝拉示意基尔勾住自己,可有大男子气概的基尔怎么会照做呢?
“贝拉,你待会能给我递一下可乐吗?”
“可以啊。”
“谢谢。”基尔勾住贝拉。

“看来我今晚是睡不着了…”
“那来我家睡怎么样?我陪你。”贝拉一脸单纯望着基尔。
“真的吗?太好了!”基尔激动到不行,这是长这么大第一次有女孩邀请自己去她家过夜,虽然这个女孩以前是不折不扣的男人。
“下一站:伊莎贝拉家!”



———————后记———————
大家最后都干了个爽?这么想你就错了。
当到关键时刻大家才发现这是个阴谋,这小子原来一天里有6个小时可以变回男人。于是,大家都菊花残,你的笑容残更残了。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