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无限下落(西法 微亲子分)

再强大的太阳,也终有陨落的一天。
爱丽丝落入树洞,下落到梦一般的仙境。但最终,她还是选择醒来。
法/兰/西的天气前所未有地糟。暴雨不断落下,一切生灵都好像失去了生气。
蜷缩在房间角落的罗维诺颤抖着。他不相信,不相信那个在他心目中无比强大的存在会变成那样。
当看到安东尼奥被拿破仑的手下架着回来的时候他崩溃了。
眼睛闭着,手无力垂下,好像断了。身上到处渗着血。本来出战之前猩红的衣服已经因为血的关系染上黑色。
那个永远自信的笑容已经不复存在。
都是那个法/国混蛋的错!都是他!
不顾一切冲出去,撞倒的那个人是他的爆发点。
“…混蛋…你个混蛋!你为什么要伤害安东尼奥?!”眼泪无助落下,拳头打在弗朗西斯的身上,但对方只像一具行尸走肉。
脸上的伤怎么看也不是罗维诺那个力气可以造成的,显然他之前就被人教训过了。
因为他对安东尼奥下不了重手,拿破仑给了他一点教训。
“教皇的走狗无需怜悯。”
“你说话啊!把安东尼奥还给我!”
“安东尼奥不是你一个人的!”
“诶…”
罗维诺歇斯底里的大喊激怒了同样在崩溃边缘的弗朗西斯。
“罗/马,在伤害东尼儿这方面我们是同·样·的,只不过是方式不同而已。”弗朗西斯一字一顿提醒罗维诺,每一个字都刺着罗维诺的心。
他自然明白弗朗西斯是什么意思。这么多年他从佩德罗那知道了不少关于安东尼奥的事,不过佩德罗有所忌讳,说的都是比较正面的故事。
“你为什么会认为东尼儿是属于你的?我也不希望东尼儿受伤,我也关心他,为什么我就不能爱着他?!”
“你…”
“…如果你真的为他着想就好好考虑我说的话吧…”弗朗意识到自己的失控,这么一闹真是身心俱疲。
罗维诺坐在原地,头埋到膝盖间,努力抑制泪水。
“我知道啊…我都知道啊…那个混蛋身上留下的伤疤几乎都是因为我啊…”
自他说了“亲分的职责就是保护子分”这句话开始,就已经代表自己不可能站在他的身旁,只能躲在身后被迫接受一切。

床上的人依旧昏迷不醒,弗朗西斯坚持把罗维诺和安东尼奥留在自己房子的举动让士兵们不解,但因为是祖国的要求,他们也没太多反对。
抚摸安静的脸庞,本来俊美爽朗的脸因为刀伤和弹片而变得破败。
“东尼儿,对不起…哥哥我对小罗维发脾气了…我啊,其实很嫉妒他哦。”弗朗牵住安东的手,有点哀伤。
“你总是为了那个孩子付出一切,每次都是把自己的命给搭上。哥哥我也希望你能这么保护我啊…”
眼泪滴在床单上,洁白的床单染上斑斑点点。
“哥哥我陪了你一千多年,但输给了罗维出现的那几年。我努力想把他夺过来就是为了想让你多注意我。还记得小时候你答应会娶我,会保护我…可现在呢?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法我才能拥有你?我爱你啊…”
哭泣的人没有注意到安静的睡颜发生了微小变化,眼泪流过伤口,化作血泪滴落在床单上。
“对不起…对不起,弗朗。”
既然无法在一起,那就让我们随着岁月的流逝不断陷入无法终止的无线梦境,永远不要醒来。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