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佩德罗的午夜童话故事(异色出没)

(葡哥的异色暂定为伊佩斯,小澳暂定为王魇冥)

午夜剧场结束地很晚,彼得被安东尼奥的恐怖电影吓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哈~好困…我要去睡觉了…”安东尼奥打了个哈欠起身打算往卧室走。
“彼得你也该睡觉咯,不然那个粗眉肯定要说我没有好好照顾你。”
彼得紧紧抱着番茄抱枕发抖,安东感觉他看到了小时候的罗维诺。
“安东…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诶?不行哦…”安东蹲下摸摸彼得的头“彼得是男孩子哦,一定要勇敢。”
“你确定你不是在报复亚瑟?”
“我觉得比起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不如替我哄孩子睡觉。”
安东没好气地蹬了一眼电影放到一半就选择死亡睡觉的佩德罗。
“真拿你没办法。彼得,过来。”
“诶?真的吗?哥哥你居然这么好心?”
佩德罗犯了个白眼就牵着彼得向卧室走去。

“好了,说吧,怎样你才肯睡觉?”
“你给我讲故事!”
“可我不知道什么故事啊。”
“你不是一直都在航海吗?一定知道很多有趣的故事吧。”彼得眼睛发亮,他一直很向往航海冒险的生活,但亚瑟总是对航海的事闭口不谈。
“那些故事不适合小孩。对了…等我一下。”
佩德罗回到自己房间翻了一会,找出一本很厚的书。
再回到房间时,彼得把自己裹成一个团不停发抖。
“还要听故事吗?”
“当…当然!”
“这是我以前在大西洋的某个小岛找到的。”书的缝隙处被灰尘填满,天知道这本书在佩德罗的房间里放了多少世纪。
“这上面有许多故事,濠镜小时候我给他念过。”佩德罗有点怀念那时的日子。
“哦哦!澳/门先生吗。”
佩德罗搬来一把椅子,那应该是前几个世纪的产物,但意外地坚固。
“传说,在一个叫异色世界的地方,发生了许多形形色色的故事…”

在繁荣的王国里,有一家闻名的玩具店。店主是个名叫维克多的红眼高大男人。一条黑色围巾永远不会脱下来。
他卖各种毛绒玩具,也接受别人的订单。他的毛绒玩具质感是那么独特,说不出的柔软和舒服。谁都不知道玩具的原料是什么。
他的橱窗里永远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精美黑白毛熊。墨色的眼珠感觉就像真的一样。那是非卖品,不管是谁出多少价他都不卖。
在星期五的晚上他结束了一天最后的工作—那是给一个橙发蓝瞳的少年做一只泰迪熊。材料由少年自己提供。
做出来的玩具很合少年的意。红色的眼眸如此漂亮。
“不给他取个名字吗?”
“艾伦。”
“不错的名字呢。”
“你的呢?”少年指指橱窗的毛熊。
“王黯。我的宝物。”
少年轻笑了一声,低声说“也是呢。”
关上店门,维克多轻轻拥抱毛熊。
“小黯,你只能是我的…”
拉开背部的拉链,棉絮上的鲜血以结成黑色,就和那条围巾一样。
“这条用你的血染成的围巾我一直都好好保存着呢。你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是…”
眼睛旁边流出红色的液体,熊好像流下了泪…

在茂密的森林里,居住着一位美少年,他名为奥利弗。
一天,邻国的王子误入森林,偶然来到了奥利弗的小屋。他对奥利弗一见钟情。
他对奥利弗深情告白,奥利弗感到前所未有的激动。
“你真的爱我吗?”
“我爱你,奥利弗。我的心为你而跳动。”
奥利弗掏出匕首剖开了王子的胸膛,心果然还是在跳动着。
“我爱你,王子。”
王子用心跳回复着奥利弗
“奥利弗,我爱你。”
这个王子,名为艾伦。

王国王储安德烈游走在城堡。他心爱的弗朗索瓦不知去向。在弗朗索瓦失踪的第二天他收到一个和弗朗索瓦很像的毛绒玩具,弗拉维奥失踪的时候也是这样。
“有什么烦心事吗?我亲爱的弟弟?”伊佩斯凑得离安德烈很近,但安德烈那张万年不变的死人脸依旧波澜不惊。
淡然绕过自己的孪生哥哥就向房间走去。
伊佩斯仍旧笑着“看来光是他们两个的死还是没能把你弄坏啊…我最亲爱的弟~弟~”
晚饭时间到了,兄弟两人一起吃饭。
“真奇怪…今天居然没看到王魇冥呢。”
安德烈默不作声喝着水,等待伊佩斯吃完。
等到完最后一口伊佩斯才意识到安德烈不光是菜,就连酒也没喝一口。心里冒出不好的念头。
“哥哥,你刚刚是不是问了王魇冥在哪?”
这是伊佩斯一年来听到安德烈说得最长的一句话。
安德烈百年难得地笑了一下,笑得危险。
伊佩斯猛然意识到了安德烈是什么意思。胃里开始翻腾。

冰冷的身体静静躺在铺满薰衣草的玻璃棺内。
“居然如此简单就自杀了,真是太脆弱了…”
俯身吻了已经冰凉的嘴唇,拿出匕首慢慢切割尸体。淡紫色的薰衣草转瞬间染上惹眼的红色。
“既然你爱着我,那就用你对待我爱人的方法来对待你吧~我最亲爱的哥·哥~”



“彼得睡了吗?”安东尼奥拖着毯子睡眼惺忪出现在门口。
佩德罗合上书也打了个哈欠。
“嗯,睡了。”
“等等…你该不会讲了那本书的故事吧?”
“对啊,怎么了?但只讲了三篇。”
“彼得明显是被吓晕的!那不是小孩子可以听的故事吧!”
“我还不是给你念过?”
“我那时已经一千多岁了!”
“啧,真麻烦,睡着不就好了吗?”

这件事以后亚瑟就明白让孩子听对睡前故事的重要性。他估摸着安东那鬼性格是不是因为这样才越来越黑的。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