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世界的初恋

(西法短打)
“呐呐,弗朗你为什么说自己是世界的初恋呢?明明我们那个时代的人并不多,就连基尔也比我们小八百多岁…”

安东拿起手边的一朵玫瑰花为弗朗戴上。弗朗笑着吻了安东一下。

“因为我们是初恋不是吗?而你,就是我的世界。”







———————(╹∀╹)黑魈的分割线——————
军训和补暑假作业的双重辛苦终于要结束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