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七夕賀

【西法】
剛下飛機就看到人群中有個顯眼的大
叔揮舞著接機牌,上面用藍筆寫著“Chérie(親愛的)Je t'aime(我愛你)”。
然後安東在機場一堆人祝福的眼神下和弗朗走了。
弗朗开心地看着安东走向车。因为行李只有一個旅行包,所以安東直接扔在後座上。但弗朗突然撲過來一把接住旅行包。
“東尼兒当心点啦!”弗朗从后座上捧出一大束包装精美的花“这是哥哥我花了一个小时才弄出来的哦。為了給東尼兒一個最棒的情人節禮物。”
香根鳶尾和玫瑰花交錯排列,用的都是剛開放的花,一點損傷都沒有。包裝紙光是看上去就很高級。給人一種不捨得弄壞的感覺。
“謝謝啦,這真的是我收到最好的情人節禮物。”說著,安東吻了一下弗朗。弗朗完美地將禮貌吻變成了法式熱吻。
“東尼兒,你要開車嗎?”
“嗯,總麻煩你不太好意思。”
“不會啦,不過既然東尼兒這樣說了我就放鬆一下吧。”
“對了,弗朗,我來的路上喝了點啤酒,沒事的吧?”

“東尼兒,到了哦。”弗朗搖醒在後座睡著的安東。對方嘟囔著什麼老爹…哥哥讓我再睡會。
“又夢到小時候的事了嗎…”
弗朗又搖了搖安東,安東迷迷糊糊地和弗朗下了車。
劃破長空的尖叫徹底弄醒了安東,他循著聲音看去,過山車上慘叫連連。
他們現在身處在Walibi遊樂園。
安東拉著弗朗,表示想玩雲霄飛車,弗朗瀟灑一笑“哥哥我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不就是過山車嗎?”

三=͟͟͞͞十=͟͟͞͞年=͟͟͞͞后=͟͟͞͞
半個小時后
“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弗朗,你的表情真有意思!”

“唔…不行,哥哥我要吐…哥哥年紀太大了…”
“弗朗,你和我一樣大。”

最終還是決定了坐摩天輪的兩人憑藉貝露金給的VIP·MAX通行證順利上了摩天輪,跳過排隊這個程序。
弗朗又一次感歎“弟弟妹妹多就是有好處啊。”

從高處俯瞰大地的感覺永遠不會膩。
眼前人拖著腮幫子對面前的景色發著呆。不知道在想什麼。
“吶,東尼兒如果你在想為什麼當初沒有繼續征服大地的話我可能會把你從這扔出去。”
本是開玩笑的話,可安東一臉“你怎麼知道”的表情。
“喂!”
“開玩笑啦,那些事我早就不在意了。我只是在想這裡一千年前是一塊沒人開墾的荒地。那一千年后呢?它又變成什麼?”
“這個問題不是現在的我們該考慮的。我們沒辦法預料未來。就像我當初沒想到做了幾百年的心理準備結果還是在屠殺你家時崩潰了。”
“弗朗,我們到底是什麼呢?”
“我們啊…是一個國家智慧文化的結晶。”
“我其實很羨慕人類哦。他們用比我們短的時間明白了比我們多的道理。他們可以隨心所欲活動,而我們不行。他們可以和喜愛的人長相廝守,而我們只能看著他們消逝卻無能為力。”
弗朗想起了貞德,想起了拿破崙。每次看到他們的畫像都會抑鬱好幾天。
“就因為對我們來說這些事物脆弱易逝,所以我們要更加珍惜。”
弗朗緊緊擁抱著安東,只有靠近他的時候弗朗才會覺得太陽是大自然的恩賜。
弗朗陪著安東走過了一千五百多年的路,目睹安東從一個天真的小男孩長成天不怕地不怕的海上霸主,成為世界上最強的人。又看著他被挫敗,然後從失敗中走出來全面反擊。
這一切他都看著,可弗朗不知道他在安東心裡到底是個怎樣的存在。僅僅是個過客?還是處在一個舉足輕重的位置。
“不想知道。因為你不會刻意去衡量這個。”
“弗朗你真是很了解我呢。作為一個個體,而不是所謂的國家。如果可以,我真的會愛上你呢。”
“誒?真的嗎?”
“弗朗你真要接受?”
“我不想像基爾一樣,直至那個時候還是沒有說出自己真實的感覺。”
當初柏林墻倒塌的時候海德薇利去了現場,弗朗西斯埋怨了基爾好幾次不會把握時機,基爾也只是小聲咒罵幾句就過去了。
其實只有那兩個當事人知道,當時見到海德薇利的時候,基爾伯特已經在休克邊緣了。不管普魯士還是東德都已不復存在。現在完完全全變成了一個長生不死的人類,從而毫無顧忌地和海德薇利在一起了。
“弗朗,你知道嗎?我其實曾試著徹底抹殺你。”
“你還是海盜的時候吧。你還真是有先見之明。可惜最後你還是沒下手。”
“因為你還有利用價值。如果是在以前,利用完了我就不知道會怎樣了。”安東笑得一臉人畜無害,說出來的話卻是那麼恐怖。
“哈哈…你在開玩笑對吧?”弗朗擦了一把汗。
“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你知道的吧。”安東調皮地吐吐舌頭。
“既然都這麼說了,那你再說一句話吧。”
安東明白他指的是什麼。
“我愛你。”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