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魔法与杀戮的交响曲(三)

“伊万?我怎么在这?”王耀想起来,但头不是一般的疼,伊万笑着把他扶到了餐桌旁。
“啊,小耀你昨天在门口晕倒了,我就把你带到我这儿来了。”
“是吗?谢谢了,头好痛…感觉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我大概知道是什么哦~”伊万微微一笑,眼睛被阴影挡住。
“什么?”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你需要上课的吧。”
“对啊!”
正想冲出门的王耀被一把拉住,回头对上熟悉的紫色眼眸。
“先吃了早饭再走。”
“诶?”
“猴子,吃了早饭之前不许给我走。”
“小耀,我特别做了早饭给你哦。吃了再一起走吧。”
“斯捷潘?伊利亚?”
“小耀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事。”

“多谢招待。我先走了,课上见。”王耀一只手拉着帽子,潇洒地站在窗户旁边。
“呃,小耀,如果你想自由落体然后在空中完成法杖骑行的话还是算了。这里是三楼,时间不够。”
“吵死了!”
被说中的王耀红着脸以最快的速度向教学楼冲去。没有注意其他学生的存在。终于,这一现象终于得到制止(?)王耀老师华丽地撞上一个高大的人。
“我去,头好痛!谁啊?”
“是我。”
“安东尼奥?”
“哦,老天。”
眼角的泪痣让王耀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佩德罗?”
“为什么每个遇到我的人都这么叫我?在遇到你之前已经一大批新生把我认成我弟弟和我搭讪了。”
褐色的眼眸里满是无奈。
“双生子怪谁?话说你两个月去哪了?”
“呃,去旅行了。”
“别玩了。给我回去上课,作为老师给我负起责任来。”
“啧,我提早毕业就是为了偷懒。谁知道又被你们抓回来。公报私仇吗?”
“闭嘴。功夫到家的魔法师不多,当然要好好珍惜。而且我才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濠镜的事,我不会再怪你了。”
“你的项链呢?”
“诶?诶!我的项链呢?!该不会忘在伊万家里了吧?”
“伊万?又来了吗…我弟弟呢?他在哪?”
“这个点估计在食堂吃早饭,然后和他的两个恶友欺负亚瑟。”
看着佩德罗别扭的表情,王耀感到有点奇怪。心想佩德罗不会知道濠镜来了,而且还被自己“禁闭”了。
“亚瑟在食堂?”
“呃…嗯,放心好了,校长勒令不让他加工任何食材。”
佩德罗长舒一口气,扶了扶帽子就向食堂飞去。看着那背影,王耀有一瞬间的精神恍惚,感觉头好痛。
“有哪里不对,到底是哪里呢?”

“王耀没事吧?”
“都过了一天你才问。”
“弗朗,你用你的魔镜看一下他死了没?”
“好。”
弗朗从包里掏出一面水晶质地的镜子,将项链取下放在上面。
刚来的路德和费里都好奇地凑上前看,虽然不愿承认,但罗维诺还是有点好奇的。安东笑吟吟地将罗维诺推到前面。基尔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满月的圣水,鸢尾的蕊。
日不落的辉煌,记忆的遗忘。
教皇的银冠,滴血的火湾…”
“哇⋯”
“怎么样?”
弗朗不说话,长舒一口气之后淡然地看着安东尼奥。那眼神,感觉像在看基尔吃死扛,一边吃还一边称赞。
“呃,安东,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
“坏消息!”
“王耀他没事,而且在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
“…好消息?”
“我大概知道他为什么从不把项链给亚瑟他们看了,因为他是站你这边的。”
弗朗指了指牡丹项链后面的纹章,那是学生会的纹章,金边的十字架象征王耀的立场。
“那家伙…”
“安东。”
“哥哥?你回来了啊。”
如出一辙的容颜,但颠倒的性格是他们的特点。
看到佩德罗的那一刻,弗朗西斯有三分钟感觉奇怪,不知道为什么。
基尔伯特倒是笑呵呵地上去和他勾肩搭背。
“你不是说要去找人吗?找到没?”
“没有。他搬走了。”
看着哥哥失望的表情,安东尼奥心里爽翻了。但为了照顾对方的面子,他假假地露出悲伤的表情。
“弟弟你真的很关心我啊。”
那怎么看都是在偷着乐吧喂!by:后面围观的弗朗西斯等人
“Ve~佩德罗哥哥还是一样精神啊。”
“小费里你也是啊,还是那么可爱。”
“鳕鱼混蛋你这张脸看着真不爽。”
“请把火撒在我弟弟身上。”
“哥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遇到王耀了,他说这个时候你们应该在这欺负亚瑟。”
“哼,在食堂,明明是他欺负我们!”基尔愤愤不平地说着。
“呐,我说…”路德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这个点应该快要上课了吧。”
“嗯,不过哥哥我觉得没关系哟。”
“为什么?”
“因为你们的老师就在这啊。”
弗朗西斯指了指呆呆的佩德罗。
“诶?鳕鱼混蛋是老师?他不是和番茄混蛋一样吗?”
“呃,佩德罗他是提前毕业的,本来安东也想,可不知道为什么,校长不批准。不过想想也对,帅得和小鸟一样的本大爷都没毕业呢,怎么能让他毕业。”
“既然佩德罗五分钟之前遇到王耀了,就说明王耀还没到教学楼,东尼儿还有时间。是吧?啊,东尼儿呢?”
“他才不管你们的长篇大论呢,三分钟之前他就走了。”
“话说为什么你们一直叫伊莎姐姐海德呢?伊莎不是更亲切吗?”
“小费里啊,那个男人婆是匈牙利人,匈牙利是姓在前,名在后。而且…”
基尔伯特忍笑。
“什么?”
“东尼儿变成女人之后就叫做伊莎贝拉。”弗朗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
“诶?”

全能生们的教学楼位于学院的南部,那是里学生宿舍最远的教学区。那里森林密布,野兽众多,无疑是一个绝佳的锻炼场地。
安东尼奥匆忙来到教学楼的路上不小心丢掉了帽子,正当他心急寻找之时,一个人踮起脚尖把帽子扣他头上。
感谢之话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对方堵了回去。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王…王耀?”
“你到底在干嘛?你知不知道你迟到了?!”
“唔…我知道啊,诶?王耀你不也在这吗?”
“啰…啰嗦!快点给我进去!真不知道我当初为什么支持你当学生会长!害得我得罪了亚瑟一段时间。”
“是是。可你到现在还是支持我的,不是吗?”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安东拿出项链在王耀面前晃晃,王耀立马野兽扑食状。
“啊!我的项链!”
“我在冰封走廊捡到的,后面的纹章我也看到咯。”
“你!不许和亚瑟说!给我上课去!”
王耀气呼呼走了回去,安东苦笑了两下“你真当他不知道吗?”

“呐,亚瑟,王耀有点奇怪你不觉得吗?时不时就看第一排的银发新生两眼。真是的,第一节课把新生和旧生放在一起上课的规矩是谁想出来的?”安东尼奥百般无聊地把玩着手中的缩小版魔杖。
“不要在意。”亚瑟白了安东一眼,指指笔记本示意他好好记笔记,不要总是在关键时刻忘记魔法怎么用。
安东自取没趣地笑两下,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你弟弟呢?那个叫阿尔的。”
“你哥。”
“诶,和罗维诺是一个班的呢。”
“安东尼奥!给我乖乖听课!”迎面而来的雷击魔法让安东尼奥措手不及,而伊万却是游刃有余地挥舞魔杖接住了攻击。
“哇,谢谢你!”
“不用谢,大家都是同学嘛!”
之前一直看不到脸,但看到脸的一瞬间,安东和亚瑟都愣住了。
“伊利亚?还是…斯捷潘?”
伊万笑着摇了摇头,安东和亚瑟长舒一口气,好像隐瞒了什么。
怒火冲天的王耀走了下来,抄起伊万的水管就朝三人打去。
当天,佩德罗,恶友和阿尔等人收到了医院的通知。
弗朗西斯坐在窗边安静地削着苹果,阳光洒在他身上,犹如一个圣人。阳光也笼罩着床上青年的脸庞。
将苹果切成兔子的样子,再一片片摆好,就像以前一样。
弗朗忍不住伸出手抚摸安东的脸庞,后者没有反应,只是安静地睡着。小心将掉下床的被子塞好,将旁边花瓶中枯萎的玫瑰花扔掉,换上基尔带来的矢车菊。
“感觉缺了什么…对了!”
挥舞魔杖将蓝色的矢车菊染成红色,最适合他的颜色。
“好了,完美了。”
看着床上安睡的人,弗朗不禁凑上去,脸之间的距离慢慢缩短。
“!”
醒了的安东惊恐地看着深吻自己的弗朗。弗朗注意到安东醒了,但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罢了。”安东想了一下,然后主动回敬弗朗。
“弗朗,本大爷买了…”基尔伯特刚踏进病房就被吓了一大跳,慌忙拦住后面跟上来的罗维诺等人。
听到动静的安东把弗朗推回了椅子上,自己拿起旁边的苹果像个没事人一样吃了起来。
“弗朗…我们可以进来吗?”基尔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确保不让大家看见不应该看见的画面。
“当然可以。”
“呃…太好了,安东你醒了。本大爷担心死你了!”将手中塑料袋扔给身后的路德维希,自己“深情”拥抱安东尼奥。
基尔凑近安东的耳朵,轻声提醒他一句话“该适可而止了。”

“你先来看我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
佩德罗将提前做好的汤拿了出来,倒了一碗放在亚瑟旁边。
“我弟弟那边有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他们在,不用担心。”
拿起旁边的汤喝了一口“真不愧是你做的啊。”
想不出安慰的话,佩德罗只能乖乖坐在一旁看着亚瑟。
“对了,你知道吗?这次新来的全能生…”
“伊万,和斯捷潘伊利亚长得一模一样是吧?”
佩德罗显然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他低头回想着之前诺曼告诉自己的情报。
“伊万·布拉金斯基,斯捷潘和伊利亚的亲弟弟,全能型魔法师。年龄不明,领域控制不明,能力上限不明,魔力总值不明,暗属性化不明。”
“喂,怎么那么多不明?老头最引以为傲的魔力测试系统呢?”
佩德罗摇了摇头,伸手指指亚瑟的玫瑰项链。亚瑟才想起来,那所谓的魔力测试系统早就在学生会决战时被暴走的安东…不,安德烈破坏殆尽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他有什么目的。”
“亚瑟,你什么意思?”
亚瑟意味深长地看了佩德罗一眼,那分明是“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
佩德罗一脸无辜看着亚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莫名其妙来到两个哥哥死的地方,说是学习,现在又莫名其妙地成了王耀的学生。”
佩德罗表示这只是单纯的巧合而已吧。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的确有很多疑虑,亚瑟的上心的事绝对不一般,感觉好像是被抓到把柄了一样。
“呐,亚瑟,你不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吧?”
“我发誓,我绝对没有瞒着你们什么事。”
佩德罗用怀疑的眼神盯了亚瑟三十秒,最后也没说什么。

“佩德罗,你今天是不是教暗属性的知识?”
“没错。”
“多少保留一点,不要让那群孩子步我们的后尘。尤其是阿尔。”
看着瞬移到房间另一边倒红茶的亚瑟,佩德罗不由叹了口气“你现在不也挺喜欢你的能力吗?空间掌控什么的。”
“其实我更希望要你弟弟的能力,这样我就不用起床自己倒茶了。。”
“难道你想魔力枯竭而亡吗?”
“也对。”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