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恶魔之血(西英 海战and1604 伦敦条约梗)

玫瑰染上鲜血会不会更美呢?
谁知道呢?不如来试试吧,用你这个恶魔的血。

大西洋的海风并不像地中海一样温柔,它就像把钝刀,想要切割掉坚固的船体。可惜一切都是徒劳。
“我和那家伙不也是这样的吗?”
“船长?您在说什么?”
“没,没什么。”
安东尼奥笑着冲十几岁的船员摆摆手,起身离开船舷向瞭望台走去。
看着船长好像有点开心,怕惹恼他的船员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吗?”
“呃…船长,刚刚收到从英/国送来的信,说邀请您和国王陛下前去英国伦敦签订和平条约。”
刚攀上梯子的手顿了一下,随即又恢复正常。
“你觉得如何呢?”看着满面笑容的船长,船员不寒而栗,生怕回答错误被扔进大海。谁知道这看似善良的皮囊下隐藏的是多凶恶的野兽。
向周围人投去询问的目光,换来的只是无奈的摇头。因为只有关于英/国的事是不能随便揣测的。他们敬爱的船长总是对英/国阴晴不定。
“我觉得…还是乘胜追击比较好,毕竟我们已经赢了那么多次了,是报仇的好时机…”
安东尼奥拍了拍少年的头,走到舰船中央宣布“舰艇全部撤回马/德/里!我们要迎接国王陛下!”
船员们发出质疑的声音,但看到那晃眼的巨斧时,大家都回归往日的嘈杂。
“船长,您为什么要撤退呢?现在不是打败英/国的最好时机吗?”
“罢了,我已经报仇了。”安东尼奥扛起战斧向房间走去,关上房门的前一秒向大家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个书柜和一张桌子,没有多余的东西。为数不多的装饰品也就只是一张世界地图和一副画而已,纪念自己全盛时代的画。
布满灰尘的书柜上摆放着一个与周围格格不入的花瓶,花瓶里插着一朵美丽的黑玫瑰。
拿起花朵放在唇边亲吻着,扯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你到底想干什么呢?我可爱美丽的“天使”~



詹姆士一世懊恼地望着桌上的和平条约,因为不管怎么样,这个条约对他的国家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存在,绝对不能出差错。
“现在的主动权全在那头披着羊皮的狼身上了。”抿了一口红茶,无视旁边同样焦躁的亚瑟。
屋里的气氛让亚瑟感觉火大,如果再不出来,那英/国的温度可能会遭遇百年新高。
散步在花园,到处都是红色的玫瑰。这份优雅让亚瑟平静下来。但感觉还是缺了什么。
凭借直觉踱步到一个角落,虽说是角落,但也阳光充足。
黑色玫瑰上的露珠闪烁着,就像眼睛一样,让亚瑟想起了一张麻烦的东方娃娃脸。
“与其说像眼睛不如说像你的心。”
脑中浮现出这句话,这是以前自己对安东尼奥说的。那时,他们还没有刀剑相向。
亚瑟第一次感觉霍兰德是个很好对付的存在。至少和霍兰德打交道的时候他的面瘫使自己一直处在戒备状态。安东尼奥不一样,他表面看起来就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容易使人放下戒心。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你已经出局了。
“那血,那笑容,那灵魂…就和恶魔一样,不是吗?一个属于我的恶魔~”


“弗朗~快过来!”
小安东开心地笑着,大声呼唤着他最好的朋友。
“真是的,东尼儿慢点啦!我跟不上!”
弗朗提着裙子踉踉跄跄跟上来,喘着粗气靠在小安东身上。
小安东笑着揉揉对方的头发,亲吻他的额头以示奖励。
“我将来想和东尼儿结婚哦!”
“为什么?”
“东尼儿像太阳一样,好温暖的说!而且,只要我遇到危险,东尼儿一定会保护我的吧!”
“嗯!一定!”
安东没有注意到,树后一个小小的金色身影正在看着他。

“罗马老爹…哥哥…”已经五百多岁的安东尼奥正在床上翻来覆去做着小时候的梦。那时候罗/马/帝/国还没有衰弱,哥哥还没有与自己背道而驰,弗朗还没有变成男孩子。
梦中惊醒,被坐在自己腿上的孩子吓了一跳。
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祖母绿的眼睛紧盯自己。
“什么啊,是亚瑟啊,有什么事吗?”
亚瑟微红着脸,把手中的花递给安东尼奥。
“哇,是玫瑰啊,而且是黑的呢。以前只在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埃及阿姨那看过,好像是什么凯撒大帝送的礼物。是你自己种的吗?”
“才…才不是!我怎么可能会为你这种家伙种花?!这是我随便捡的!”
安东尼奥轻笑着拍拍亚瑟的头,故意不看他藏在背后的手。他不愿亚瑟被戳穿,就算只有一瞬间他也看见了,亚瑟的粘着泥土的手布满密密麻麻的小伤口。不用猜也知道,这孩子一定在花上倾注了太多的心血。
“呐,亚瑟,你知道黑玫瑰的花语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
“什么?”
“呃…呃…”
安东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这可惹恼了亚瑟。
“你知道的话你说啊!!”
“就是因为不知道才问亚瑟的嘛。好了,不说了,亚瑟想吃点心吗?”



波涛汹涌的英/吉/利海峡已经成为一场左右世界的大战地点。
沾着血的剑刃指着站在船舷上的人,胸膛中的怒火准备喷涌而出,但对方毫不在意。笑意明灭的脸就像在看风景一般。
“你明白现在的局势吗?你的恶魔日子到头了!”为了确保安东尼奥还神智清醒,亚瑟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明白啊。很棒不是吗?”
“你已经疯了。”亚瑟无趣地放下手中的剑,他不知道,他已经犯了大忌。当他意识到时,已经晚了。
安东突然闪到自己面前,控制住四肢强迫自己与他对视。
“呐,亚瑟,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黑玫瑰的吧~”
有点忧愁地摘下亚瑟帽子上的红玫瑰“现在只有红玫瑰怎么办呢?”
“你想干嘛?”亚瑟惊恐地看着那不安分的手游走在剑上。
“你说过我像恶魔吧~那么,就用我的血来浇灌它吧。”
抽出亚瑟的剑刺入胸膛,虽然这种单体伤害的物理攻击对国家来说不会危及到性命,但溅出的血花和开心的笑容让亚瑟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这家伙真的是恶魔。”

血液在亚瑟掌中凝固,鲜艳的红色变成了犹如他心的黑色。
“船长,敌方首领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已经撤离!”
“随他去吧。反正,他迟早是我的。”



就像黑玫瑰的花语一样。
你是恶魔,且为我所有。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