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无法忘记(性转 洪普)

那一天,命中初见。树荫下熟睡的人,祖母绿的眼,褐色的头发,我把你认成了南部的一个少女。想和你开个玩笑,结果被你毫不留情拍飞。我坐在地上连连喊疼,你轻笑着向我伸出手。犹豫着握住你的手,你将我拉了起来,一点都不温柔。你赔笑着向我道歉。本小姐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嘛。

那一月,我们成了朋友,一起比试,一起征战。我很开心,可你经常躲着我,讨厌我吗?我不知道。赌气着不去见你,闭门不见几天都没有听到希望中的门铃声。心里莫名失望。

那一夜,我在床上辗转难眠。我很开心也很伤心,开心是因为我改名了,以后叫做普鲁士公国。伤心是因为许久没有见你了。有点后悔当初赌气的行为。但你之后的所作所为打消了我的念头。你从院子闯进我家,说是土/耳/其在追你。强忍着把你扔出去的冲动为你准备了房间,而你却偏偏不走,以伤得重的名义赖在我床上。我没辙,刚想走就被你抱住。我大脑一片空白,脸红到爆。你力气太大,我没法将你推开。你搂着我说喜欢我,我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你。你应该是气急攻心了吧,一把把我按在墙上,看着你逐渐逼近的脸,我居然没有任何反抗的思想,任凭你怎么吻我。
你搂着我,坚定地说你绝对会保护我,不让我受到伤害。

那一天,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腰部传来阵阵剧痛。旁边躺着赤身裸体的你。我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眼泪差点滴下来。你被我惊醒。看见我湿润的眼睛,你吓了一跳,立马安慰我。你信誓旦旦地说会负责,会永远爱着我。我相信了,一直到现在,都是至死不渝地相信着。

那一天,你来找我,让我闭上眼睛。你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房间的正中央放着一件银色的礼服。我发誓,那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的最美的礼服。激动地呆愣在原地。你笑着,拉着我走近礼服。你说那是你亲手一针一线做出来的,我很感动,在你脸上烙下一吻。你让我换上,当我出来时你露出了被惊艳的表情。你帮我把头发盘起来。你赞许道我真像一个新娘。在房间里慢慢起舞,好像梦一样。

那一天,我明白了一件事,我当初并没有说错,这一切真的是一场梦,转瞬即逝。你失踪了,我发疯似的找你,却没有想到你以这样的方式再次出现。我被两个恶友邀请去了她们的舞会,我穿上了你给我的礼服,希望你可以出现。在比/利/牛/斯的舞会上我看见了一个端庄淑女的大小姐。身穿紫色的华美礼服,比自己那件还要漂亮。莫名觉得不爽。恶友告诉我,她叫维蕾娜,前后当过她们两个的老婆,现在都离婚了。我看不起用这种手段强大的人,据说她这次又要结婚了。我无趣地乱逛着,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匆匆赶到。我激动地想冲上去拥抱你,结果,你一脸开心地搂住了那个大小姐。我躲回墙角偷看,你开心地和她开玩笑。就像…夫妻一样。在最后你认真地说出会爱她,却没有发现在角落泣不成声的我。那个约定就如同蜡烛一样,我的烧完了,你又拿来一根,可惜,不是给我的。

那一天,我知道我还爱着你,这一点已经无法改变,就算眼前的水管怪胎再怎么威胁我都无所畏惧。我心有阿西,但更多地还是你。
你最终还是来了。你从贝拉那知道了所有事。你跪在我面前道歉,恳求我跟你逃出去。我没有答应,大概是身体已经虚弱到支持不住活动了。有气无力地嘱托如果我不在了就好好照顾阿西和你那个大小姐…说完我就晕了过去,再醒来你已经不见了。


这一天,本小姐还是帅的和小鸟一样!那个白痴男要和我一起去郊游,本小姐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本小姐真是有风度!那家伙和大小姐离婚之后就一直和我在一起,果然还是本小姐魅力大啊!哈哈!

“尤利娅?怎么了?眼泪掉下来了。”
“要你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