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魔法与杀戮的交响曲(二)(学院风 主亲子分 米英 西英)

传说世界的尽头有个神秘的地方。那个地方的深处有一个被迷雾笼罩的王国。王国由恐惧和哀嚎构成,他们与世隔绝,永生不死…
这段来自爷爷笔记的话造就费里西安诺对沃德萨克最初的印象,也使罗维诺相信自己与生俱来的能力和卡里埃多兄弟的失踪绝非偶然。但爷爷就是学院校长什么的还是有点难接受。
当然,来到这就会发现这完全是在扯淡。
两位会长可以自由操控天气,这里只有亚瑟生气时魔力形成的雾和雨,除此之外都是晴天。
学院并不恐怖,当然…恐高症患者除外。
“啊啊啊啊!混蛋放我下去!!”
“诶?不是很好玩吗?罗维诺你的胆子太小了。”
“闭嘴!这都是你这个番茄混蛋的错!为什么校舍没有楼梯啊!”
此时,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正坐在安东尼奥的法杖上尖叫着,呃,其实主要是罗维诺。
“这是因为你们应该以前都有一点魔法的基础。这是为了验证你们的能力。”
“Ve~可我们都不会耶。”
“小费里放心好了,你们的第一节课就是法杖的基本学习。就算再不会本大爷也会亲自教你的。”
“好了,到了,这里就是你们的卧室。明天早上我会来找你们的。”
安东转身正想走,但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一面镜子。
“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擦这个。”
“这不是弗朗之前花三个月专门给你做的魔镜吗?本大爷都没有。”
“嘛,这种事就不要吃醋了嘛。下次会好好补偿你的。”看着安东的笑容,基尔不寒而栗。披着羊皮的狼,就是这意思。
“这是很贵重的东西吧,我们不能收。有什么事的话就算我们不说哥哥也会第一时间冲来吧。”
“那是当然!阿西真了解我。”
“没关系,这东西弗朗要多少有多少。”
“好吧。谢谢安东哥哥。”
“对了,佩德罗哥哥呢?”
“他说有一个人很久没见了,想去度个假顺便看看他。已经去了两个月了。估计一个星期后就会回来了,王耀都不知道这件事。”
“说起王耀,今天一天都没看到他了,他在哪?”
“本田菊说他去看新生了。好像叫什么伊万什么的,貌似是个全能生。”

被白雪包围的走廊,王耀慢慢翻看着手中的学生资料,时不时抬头看一下走廊的景色。这里是他和那两个人相遇的地方。可是也是分离的地方,他们最终也只是留下了永恒的冰封魔法和支离破碎的笑容。一开始就不可能长相厮守不是吗?
“伊万…布拉金斯基!”
“叫我什么事?亲爱的老师,不,小耀。”
如出一辙的语气和称呼,第二次了。
紫色的眼眸使王耀感觉又回到了十年前。
“你是伊利亚和斯捷潘的弟弟?”
“没错哦。”
“难怪…你和你哥哥一样,是这一代绝无仅有的天才。”
“我知道哥哥对你的打击很大,我也不要求你原谅他们。我只是希望你接受我。”
“哦,当然,你是我的学生。”
“不,不是学生,而是和哥哥一样。”
“不可能。”
“我已经拥有了哥哥们所有的记忆,有什么不可能呢?”
“你已经会高阶魔法了?”
“嗯。很简单哦,暗加水构造出简单的魔镜。”
“果然和你哥哥一样。”王耀闭上眼睛,不想让对方看到他湿润的眼睛。
“放心好了,我不会像哥哥那样因为魔力枯竭而死亡。”
王耀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正午的钟声提醒他该走了。
“抱歉,失陪了。”
“只要我想,你就没法逃避,小耀。”

“东尼儿~姐姐好想你!”刚踏进食堂的安东尼奥就遭到了不明物体的“袭击”。
“哈哈,弗朗你又乱玩魔法。”
“哇,路德也来了!”
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被突如其来的人吓到,但发现某件事之后他们的态度立马改变了。
“哇,大美女!”
“真的!好漂亮,请问这位美丽小姐尊姓大名?”绅士化的罗维诺没注意到旁边憋笑的基尔伯特。
“呵,好可爱的小男孩,姐姐我叫做弗朗索瓦斯·波诺弗瓦哦。”
“弗朗?送镜子给番茄混蛋的那个人?”罗维诺心里满是嫉妒,不过是在嫉妒谁就不得而知了。
“好了,弗朗别耍他们了。”基尔拍拍美女的肩,示意她够了。
安东笑着打了一个响指,然后美女在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的惊呼下变成了胡子大叔。
“重新介绍,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二年级生,预言法师,擅长变形魔法。”
石化的双子没缓过神来就被揽入怀中“这两个可爱的孩子是谁家的?哥哥我要好好疼爱他们。”
“够了,弗朗。唯独这两个孩子不许你出手哦。”安东笑笑拍掉了弗朗的手。弗朗发誓他上次看到安东这么笑的时候沃德萨克地震了。上次是因为什么来着?已经不记得了。
“不开玩笑了,这两个就是你弟弟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吧。长得挺可爱的。不过话说为什么你们家都是双胞胎?”
“说得好像你不是他们家的一样。”基尔翻了个白眼。
“诶,大哥哥你也是诺曼爷爷的孩子吗?我们从没见过你啊。”
“啊,我和东尼儿他们一样,是个孤儿,很小的时候和东尼儿佩德罗一起被诺曼捡了回去。在你们还不会走路的时候我就出来闯荡了。”
“呃,弗朗,不要告诉我你八岁就开始自力更生了。”
“基尔,纠正一下,是扮女孩自力更生。”
“嗯,还骗了一个纯情小男孩的初恋。”
“等一下,哥哥,那该不会是你吧。”
“怎么可能,我的初恋是被一个女扮男装的疯婆子骗走的。相信我,阿西,你哥不会鲁莽到初恋是个胡渣大叔。”
@正在魔药制造坊的海德薇利小姐
“你们吃什么?哥哥我请。”
“番茄海鲜炒饭!”
“番茄炒蛋!”
“番茄意大利面!”
“你们真是的,好了,基尔和路德呢?”
“两份土豆牛排,顺便来一个香草牛排,我要把男人婆叫来。”
“啧,就会欺负哥哥我。对了,话说东尼儿你昨天有没有遇到什么重要的事?”
“唔…遇到了罗维诺算吗?”
“呃…算!这对你来说的确是很重要的事。”
基尔皱了皱眉头,没有让安东看见。

“呐,亚瑟,你有没有想我呢?”
“啧,这个问题你问了不下十遍了。”
“答案呢?”
“呃…想…”
“我一直在想亚瑟哦。所以来了这里。”
“你为什么骗我…不,你当初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会魔法? ”
“亚瑟你不也是吗?从来没告诉过我你会来这里。”
“离家出走到底是谁的错!”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但现在开始,我想和亚瑟重新开始。你愿意吗?”
“你在说什么啊!?”
“不愿意吗?果然你的心已经被那个安东尼奥夺走了。”
“笨蛋!不要乱说!好啦好啦!我答应你就是了!”
“是嘛,太棒了!”阿尔开心地笑着,掩盖了自己的伤痛。逃避那天看到安东和亚瑟在一起的事实。
不流一泪,心已自碎。

被黄昏余晖笼罩的巨大庭院,伤心的人第三次靠在树下。
“哥哥怎么了?”
“濠镜啊…没怎么,只是遇到了麻烦的人。”
黑袍的少年微微扶额“对不起,我没看好勇洙。”
“不是勇洙。是一个许久不见的陌生人。”
“那还真是麻烦呢。”心不在焉的一句回答成功引起自家大哥的注意。
“濠镜,你怎么心不在焉的?遇到什么事了吗?”
“没有啊,大哥你多虑了。”
“我们平常的濠镜才不会丢三落四把随身的扇子丢在家里。濠镜,你可是我最听话最信任的孩子。告诉哥哥,发生了什么事?”
“我来见一个熟人。”
“是嘛,那不是很正常吗?干嘛躲躲闪闪的?”
“因为那个人是佩德罗先生。”
“佩…佩德罗!你还要再找他?!你不怕他又把你带走?”
“哥…”
“你为什么总是想着他?就因为他代替我照顾了你一段时间?”
“其实我想说…”
“不要说了,我不会答应你去见他的。”
“呃,大哥请听我说完。我本来就没打算征求你同意。是你硬拉着我问我的。况且现在我找不到先生,我需要先去找安东尼奥先生。”
“唔…你们都欺负我!”
“哥!晚饭之前记得回来!否则嘉龙可能会忘记!”看着泪奔的王耀,王濠镜有些无奈和内疚。

“你们这些坏人。我今天不回去了!”
赌气的王耀快步朝着学生宿舍走去,打算找个空房间凑合几天。
突然,教学楼角落里的人影吸引了王耀的视线。
“光学迷彩。”
用了隐身魔法的王耀不放心,还是乖乖躲到了墙壁后面。看到的人出乎他意料。
“伊万?”
那个标志的白围巾和银发他绝不会认错。
“他在这里干嘛?那里好像还有一个人。是谁啊?”
“…暗化…控制学院…诺曼…圣器…末裔…”
“什么?!控制学院?他们想干什么?棕发?看不清身形,可恶。”
“削忆掩神!”
“什么?!”

“唔,东尼儿!你的项链断了!诶,你的项链怎么变样了?十字架呢?”
“诶,啊,这不是我的,这是王耀的。之前路过冰封长廊的时候捡到的。打算待会去找他。”
“糟糕了!”
“不就是项链断了吗?那么大惊小怪干嘛?”
“你们不知道,项链对我们来说十分重要。尤其是对全能型和哥哥我这种擅长预言魔法的人来说是必不可少的。魔力消耗过大可不是什么好事。”
“小费里,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的项链都不一样吗?”
“因为…有不同的作用?”
“没错,我们每个项链都是我们所持有的标志物,这样做的原因就是为了区分。”基尔拿起胸前的铁黑十字晃了晃“每条项链都是我们升级考试时的产物。当时我们的部分魔力经过特殊的魔法处理变成了项链。项链可以抑制魔力,以防魔力过于强大而反噬其主。同时,它也是魔法师的性命保证。在魔法师性命攸关的时候可以起到保护作用。它和主人联通。现在王耀的项链碎了就意味着王耀麻烦了。”

“这,这是哪?”
“起来啦,早上好,小耀~”
TBC




—————ヽ(✿゚▽゚)ノ黑魈的分割线—————
呃,期末考试刚考完心情超不好,理科什么的直接跪啊,地理也要重考…星期一的命运一片黑暗…(T▽T)不过幸好我是那种“太阳下去明早依旧爬上来,老子考砸还是一样地嗨”的人。
米英露中亲子分大致是出来了,至于西英嘛,还要再等等。葡哥还没出场,剧情不好推进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