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佩德罗的弟弟观察日记(伊比利亚兄弟)

X年6月10日 天气:晴
最近弟弟经常很晚回来,一定发生了什么,于是我决定跟踪他几天。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这两天弟弟几乎把整个欧洲逛了个遍(虽然他平时都是这样。 by:亚瑟·柯克兰)我觉得很不正常。难道是因为我没送他儿童节礼物他生气了吗?
最近人民也有些不对,葡萄牙的街道上张灯结彩,好像在庆祝什么,但我不记得最近除了儿童节以外还有什么节日。
最近年轻人变多了,四处可以看见手拉手的情侣和在角落散发着黑气的基尔伯特。喔,今天看见基尔伯特了,我不想去问他为什么在这。一开始他还很怨念,但过一会就被海德薇利拖走了。
弟弟今天早上去了亚瑟家,说是给我带吃的回来。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谋杀我?
但最后庆幸的是我看到阿尔那个蠢小子和弗朗西斯也在。我被毒杀的概率下降了百分之十。
从弗朗嘴里和头上的番茄(好像是血)就可以看出,他又调戏弟弟未遂了。
弟弟出了英国还是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丁马克家。
我跟着去了,但拿着沾血菜刀的诺威说他不在,我好像看见房子里隐隐约约飘出来一个类似于魂魄的东西。

到了中午以为弟弟会乖乖回家了,谁知道这熊孩子又往德国跑。不过好像路德维希也不在。
今天好多人都不在呢。霍兰德,贝露金,卢森,罗维诺,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
我跟累了,就打算回家吃个饭再来。毕竟德/国的鳕鱼没有我做的好吃啊。
回家的路上遇到了麻烦的事—遇到了拿着便当的亚瑟。
他说这是他专门为我做的的新菜。看着亚瑟身后向我竖大拇指的阿尔,我毅然决然把他转赠给了基尔。我告诉他说这是海德薇利做的,他开心地吃了,然后被送进了医院。
现在我不想回家了,阿尔说亚瑟今天都在研究新菜,让我好自为之,然后我目送他冲进了厕所。
跟丢了弟弟不知道该怎么办,权衡了很久决定去澳门转转。
结果出乎意料地看到了弟弟在和濠镜说话。好像在说什么纪念日的事。
最近有什么纪念日吗?不知道。
今天也是没有弄懂弟弟到底在干什么,明天继续吧。

佩德罗疲劳地回到了家,刚想开门就发现门没锁。
“不对啊,我记得今天早上明明锁了门再走的。果然上了年纪记性就不大好啊。”
大厅漆黑一片,刚踏进房子灯就亮了起来。
“Feliz dia Nacional!!(国庆快乐)”
“诶?”佩德罗被彩炮吓了一跳,看到眼前的景象更是呆愣。
各种瞳色,各种皮肤。全世界都来了。
“你们怎么在这?”
安东尼奥扶额“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忘了吗?”
“6月10日,有什么特殊吗?”
“今天是你的生日,虽然我不知道你真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但今天毕竟是葡萄牙国庆啊!”
“诶,对哦。”
“好好心存感谢吧。今天全世界都在为你庆祝生日哦。”亚瑟笑着,希望他不计较今天给他的便当里有巴豆。
@海德扶着的基尔伯特
大厅被重新粉刷过了,挂上了各种颜色的彩带。
“Portugal Feliz dia Nacional!”最大的横幅挂在两边的吊灯上。
“你们布置的?”
“主要是霍兰德和伊万。为了引开你,番茄混蛋不停地在其他人家里转悠。”
“你知道我跟着你?”
“废话,谁身上有那么浓的鳕鱼腥味。”
“霍兰德,我可没钱。”
“今天是免费的。没有下次。”
“伊万,你又为什么?”
“是小耀的吩咐哦。”
“嘛,就当犒劳你出兵帮我保护濠镜。”
“濠镜!”
“Feliz dia Nacional 佩德罗先生。至少你的节日我还不会忘。”
“今天弟弟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
“嗯,安东尼奥先生很关心你哦,这两天不断奔波给你准备生日会。”
“开心吧,哥哥?”
“当然开心了!”佩德罗用力抱住了安东尼奥。
“有时候我真的分不清这俩兄弟。”
“阿尔,闭嘴。”
“既然是生日会,那必须有蛋糕啊,这可是哥哥我亲手为佩佩你做的。好好感激吧。”
弗朗向阿尔使了个眼色,阿尔做出OK的手势。
“阿尔,你看到我的蛋糕了吗?”
“没有,当然没有。”我才不会说我把那一堆黑暗物质冲进了下水道。
“佩德罗,真抱歉呐,我本来做了蛋糕的…不要误会,不是特意为你做的!”
“没关系,你的祝福就是最好礼物了。”
如果你的蛋糕来了,葡/萄/牙就再也过不了国庆了。
“今天为你庆祝的可不止我们。”
走到阳台放眼国家,到处灯火通明。人民围在了这里。
“那就是我们的祖国吗?”
“哇,是个年轻小伙子啊。”
“好厉害,以前从没见过。”

“不管怎么样,大家一起来吧!3 2 1!”
“Feliz dia Nacional!(国庆快乐)”

————————————————
佩德罗的后记
今天真是很开心,前提是如果他们没喝酒的话。尤其是弟弟和亚瑟。
霍兰德和伊万就不能把武器从大厅收走吗?(后来我知道伊万是故意的)
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给我弟弟灌的酒?谁都知道我弟酒品不好,喝了酒就黑化了,害得他拿起墙壁上的战斧就开始追杀亚瑟,追杀完之后又调戏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最后还把伊万和阿尔的头按到了亚瑟的料理里(后来亚瑟毁了厨房做出来的)。旁边还有一群人在为他加油。希望第二天他不要问我为什么自己受了那么多伤。
真是的,善后工作真是麻烦。阿尔好不容易压倒亚瑟把他带回去。弟弟则是醉的不省人事了。只能留他过夜了。啊,这小子又踢被子了。小时候是踢我和罗马老头,现在是踢被子。真是麻烦。
不过,这样好像也不错呢。




—————ヽ(✿゚▽゚)ノ黑魈的分割线—————
一位童鞋说要看伊比利亚兄弟,那我就写了呗。
说实话双子真的很萌,和亲分一模一样的好男人多一个谁会嫌烦呢?可是吧里有人告诉我说他们不是双子,只是单纯的兄弟而已。有点可惜啊。但他们怎么看都是双子啊。就像马修和阿尔一样。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