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味音痴的美食节目(味音痴兄弟 亲子分 伊比利亚兄弟 普洪)

“罗维诺,我们看电视吧。”
“随便你啊,混蛋…放开我!”手被抓住,顺势跌入那人怀中。
“嘛嘛,这样比较好嘛。”
“qiki!”
两人无视了旁边被闪瞎的普爷和星星眼的洪姐。
“海德,我们也来吧。”
“好啊。”
“算了。”普爷冒着冷汗逼自己把视线从平底锅上移开。
“哦,今天有新节目诶…绝对好看的美食节目?好奇怪的名字。”
在节目开始的一瞬间安东就以光速关掉了电视。
“番茄混蛋你干什么?!”
安东觉得自己绝对是眼花了,刚刚一瞬间他看到了笑得一脸灿烂的亚瑟。
“突然干嘛啊?”基尔伯特打开了电视,他后悔了。
“哇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这个人间凶器会出现在电视上?!”

“大家好,这里是亚瑟·柯克兰和阿尔弗雷德·F·琼斯。今天就由我们为大家带来美味的红酒牛排大餐。”
“首先,准备食材。伊比利亚的高级红酒,各种随处可见的绿色植物,来自西班牙的特级斗牛肉,橄榄油,黑胡椒…”
“食材意外的普通嘛。”
“普通?!!你没发现混入了不少奇怪的东西吗?!其中两个好像都是从你这拿的吧!”
“接下来把牛肉切块…啊!流血啦!阿尔你的手流血啦!”
“那不是我的血。”
“哦,原来是我的…啊!流血啦!”
画面乱码中…
“刚刚出了一点意外,现在没事了。话说,染血的牛肉还可以用吧?”
“不用也得用啊,你知道我花了多大功夫才弄到吗?”
安东的手机:马/德/里三头斗牛失踪
“哇!那不是我的牛吗?!”
“现在才发现吗?”
正当安东提着战斧出门之际,情况发生了改变。
安东惊讶地看着电视中自己的脸。
“够了!”
“佩德罗,胡子混蛋你们来干嘛?!”
佩德罗一把夺过亚瑟手中幸存的红酒,法叔一手一个领子把两人拖离现场。
“好,现在就由我佩德罗·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梭罗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主持。”
“这个节目…终于对得起名字了啊。”

晚上
“哇!这是什么东西!”本来想留在马/德/里过夜的众人顿时产生了收拾行李回家的冲动。
“我不知道啊,这不是哥哥们做的东西啊。等一下…这不是…”法叔惊愕地看着佩德罗,佩德罗点头表示同意。
“是我们做的,快尝尝!”阿米星星眼中。
“今天节目被你们打断了,吃了的话这件事我就不追究,如果不吃…明天节目照常进行。”

第二天
“海德…你没事吧?”
“你个笨蛋!为什么要救我!”
“我不想看你受伤…”
“笨蛋,我不害怕啊!我怕的是你离我而去…”
“别哭啊,哭了就不好看了…本大爷…恐怕不能陪你了…”
“不要睡觉啊!快把眼睛睁开啊!不要丢下我啊⋯”
“你们够了!不就是吃了一口我做的饭吗?”
“尤其是你们俩兄弟!干嘛一副挺尸的样子?名字长了不起吗?”
马/德/里医院重症监护室
病患人数:五人
原因:重度食物中毒


-----------ヽ(✿゚▽゚)ノ黑魈的分割线---------------
食堂吃饭的脑洞,感觉食堂的饭向亚瑟靠近了…
文笔不好,不要见怪。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