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黑魈

咸鱼一条

亲分中心的26字母(内含亲子分,西法,西英)

air
只要走近那个人就可以闻到浓郁的番茄味,这让阿尔很不爽。

brother
“佩德罗,我家小澳呢?”娃娃脸的少主气势汹汹地出现在伊/比/利/亚半岛上。
“…我是安东尼奥。”
“不好意思认错了。”
伊比利亚半岛另一端:
“佩德罗!小澳呢?”
“这里是加/泰/罗/尼/亚,你来这找我哥合适吗?”
“诶又认错了吗?”
于是乎,可爱的少主被耍了一整天。

cut
“呦,剪头发了,还是小辫子更适合你。”
“这是为了忘记你剪的哦,要看辫子去找我哥。”
安东加快离开的脚步“真是白痴呢,眉毛被剪了都没发现。”
1604 伦敦条约准备中

delicious
对于周围都是会做一手好菜的人,安东表示满足,前提是某个粗眉不会出现。

ebullition
那家伙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精神饱满的,各个方面…
by:腰疼的罗维诺

fable
罗维诺一直对自己说那个人和裸奔变态狂一千年前的初恋故事只是虚构的,可他不能强迫自己无视历史书。

god
安东永远都把自己当成人类,而不是西/班/牙

haft
安东不会故意损佩德罗,毕竟自己那么多年少无知的把柄还在这个哥哥手里。

identify
伊比利亚兄弟其实很好分辨,光看对傲娇两女王的态度就可以轻松认出。

joy
海贼时的乐趣是无休止的扩张殖民,而现在的乐趣则是每天看着对方和番茄一样的脸,就这么长相厮守下去。

key
“打开你心的钥匙到底在谁手上呢?”亚瑟意味深长地看着地图上的直布罗陀,心里满是当年那个手持战斧狂放不羁的猩红身影。

lie
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安东尼奥,弗朗再一次感到撕心裂肺的痛“好奇怪啊…为什么…眼泪留下来了呢?哥哥我是为了人民,为了爱而战啊…”
1808年的某一月法国下起了暴雨。

Mediterranean
亚瑟有时经常觉得自己是与那三人格格不入的存在,还好,还有一个悲催的亲哥哥也是这样。

Neelam
“弗朗,你的眼睛好像宝石。”
“讨厌啦,东尼儿今天很会说话哦。”
“弗朗你好像很开心啊,太好了,这么说罗维诺一定会开心吧!”
“原来是这样啊…哥哥告诉你一件事吧,只要那个人爱着你,不管说什么他都会开心。”

opera
每次看《罗密欧与朱丽叶》亚瑟总是不自觉把自己代入朱丽叶,等下,为什么是朱丽叶?

pace
感觉与你只有一步之遥,但其实我们之间隔着无数条无法逾越的海沟。

quail
“呐,罗维诺为什么在发抖呢?我是你最爱的亲分啊。”
“你不是番茄混蛋,你是海贼?”
“嘛,喜欢一个人就要喜欢他的全部啊。”

rage
“你什么时候会暴怒?”
“大概是有人伤害罗维诺,或那个眉毛来了吧。”

sun
既然太阳不能为我照亮前路,那我就让他沉没吧。
—亚瑟的幼年日记

time
世界上一切的东西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他的心也不例外,但能让他动心的,也不过三个人而已。

uncle
伊双子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该叫邻家的安东哥哥一声“叔叔?”

voyage
航海时代是安东最珍惜的记忆,因为他遇到了无可替代的人。

wager
安东讨厌和自家哥哥打牌,因为他不知道从哪学到了出千的本事。

xyst
亲分的初恋丧失在公元前几个世纪的林间小道上。那里有一位美丽的鸢尾花公主。

yule
圣诞季节开派对一直是一个解决尴尬的好办法。看着被阿尔搂住一辆娇羞的亚瑟,安东感觉松了一口气。

Zap
打败Dover组的不是天然呆,而是天然黑。

评论(4)

热度(41)